渐渐呼吸急促起来,手伸进了他的衣服中,揉`捏他小小的乳尖。

    两人自然又是一番翻云覆雨。

    等宋顷射进阮秋的体内,彼此汗津津的肌肤贴在一起,他道:“过两天我们再去检查。”

    阮秋这才被他惊人的执念震惊了,“都说了是天生的,以前我看过医生的,告诉我妈治不好了。”

    宋顷想起他那个妈,不自觉就皱了皱眉毛,“你妈说的鬼话你也信?”

    “你别这样嘛……”阮秋知道他不喜欢自己的妈,“她只是吝啬了一点,穷一辈子穷惯了。”

    宋顷这时候就觉得他心软的简直不可思议,明明当初对自己那么心狠,可还是不能不心疼,“动不动就言语激烈的对你辱骂,说后悔生出你,你觉得这是吝啬?”

    “好了嘛,”阮秋最怕与人吵架,尤其是他,赶紧讨好般亲亲他的唇角,“反正都已经断绝关系了,多说无益,你想检查我们就去检查。”

    宋顷逮住他要逃离的唇瓣,用力回吻过去,舌头与他交缠,相濡以沫,还没抽离的下`身很快又硬了起来。

    阮秋惊喘一声,后庭酥麻软涨,不住收缩,轻轻呻吟。

    “你个小混球,”宋顷喘着粗气抽`插起来,“每次都哄我耍赖皮,看我不操哭你。”

    ——结果当然是阮秋哭着求饶收场。

    ……

    一年后。医院花园内。

    阮秋的手在宋顷炙热的手掌心中,激动到有些颤抖。

    宋顷揽着他肩膀,亲吻他的侧脸,“宝贝别怕,护士要给你拆绷带了。”

    阮秋强作镇定,“我不怕。”

    “现在快夏天了,前两天下过一场雨,含苞待放的花都开好了,”宋顷温柔的声音能滴出水来,竭尽所能为他描述外面的世界,“姹紫嫣红,很是好看,像专门为你开的,因为它们知道你今天要看见这个世界了。”

    阮秋轻笑,眼前的绷带勒的不紧,他能透过薄薄的白色,看见不同于黑暗的色彩。

    那是光。

    护士端着治疗盘,轻轻给他一层层解绷带。

    阮秋赶紧紧闭双眼,感觉心脏都要从胸膛中跳了出来,他下意识攥紧了宋顷的手,紧到泛起青紫,近乎痉挛。

    宋顷一只手也同样捏着他的肩膀,险些没控制住力度。

    最后一层绷带解了下来,护士带着笑意的声音响在耳边,“好了,试着慢慢睁开眼睛。”

    初始接触光线,眼球不太适应的有些胀痛,可阮秋还是执着的睁开了眼睛。

    开始还是一片黑暗。

    他几乎有些绝望。

    然而黑暗过后,胀痛的感觉消失,眼前的场景由模糊,渐渐清晰了起来。

    ——最初映入眼帘的春色,是阮秋一辈子也忘不掉的场景。

    阳光照的正好,花开的灿烂,蝴蝶纷飞,温度有些热,果然如同宋顷说的一样,姹紫嫣红,好看的很。

    花香扑鼻而来,一扭头,俊朗的爱人正似哭似笑的看着他。

    他亦热泪盈眶。

    【end.】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