窑子开张了 儿子的嫩穴含着父亲怒涨的大rou棒,里面的嫩(1/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窑子开张了 作者:吃肉肉长高高

    儿子的嫩穴含着父亲怒涨的大rou棒,里面的嫩

    窑子开张了 作者:吃肉肉长高高

    儿子的嫩穴含着父亲怒涨的大rou棒,里面的嫩

    回去的路上,被叔父插了一路,晴天的时候骑马,叔父抱着他骑在高大的骏马上,披风拢着他,在马上依偎在这个没见过几次面,一直驻守边疆的叔父怀里,后穴插着叔父的阳物,脸色潮红。有时候叔父会坏心的骑着马,狂奔一会儿,随着烈马的颠簸,真空的春衫里,淫水顺着马背流下……

    那些被自己淫水打湿的短马毛,摩擦刺着自己敏感嫩红的阴蒂和被绑着的玉茎,叔父怕他在路上被自己玩到射,一路上都绑着他的玉茎。

    晚上,在叔父怀里,被叔父抱着插进去一根光滑的细玉棒,堵着呤口,不让射。深夜被叔父干到快要昏过去,玉茎胀成紫红色,才会被允许发泄一次。其他时间被干到射的快感都会被堵回去,汇集到两个蜜汁嫩穴里,饥渴的吮吸的叔父更舒爽,叔父才每天要他要不够。

    雨天的时候,叔父会抱着他坐马车,在雨声中赶路,外面是骁骑营的其他男人,里面他被自己的亲叔父干到呻吟闷哼。嫩穴含着叔父怒涨的大肉棒,里面的嫩肉每天都被叔父那幺用力的磨,都要被磨烂了。

    走了一路,被自己的亲叔父干了一路,还是在一众骁骑营男人里面。如果不是叔父在,那些被他日夜浪叫,叫到胯下总是支起一顶可观帐篷的骁骑营的悍将们,可能会把他立刻就地正法,不过是用胯下的大肉棒把他法办。

    也许是之前比土匪日夜轮奸的后遗症,每次被叔父奸淫的时候,看到旁边那些穿着武袍的骁骑营的悍将们,都会幻想被那些骁骑营的悍将们强暴……

    春衫被那些悍将粗暴的撕破,像战马一样强悍的男人们扑向他,毫不怜惜的把胯下充血勃起的大屌,干进他蜜汁泛滥的肉穴。上下三张嘴都被插入不同男人的肉棒,两只手里也被迫握着,还有男人握着他的两个大奶亵玩,淌着口水的大龟头玩弄着他敏感的身子,绷紧的脚趾圈上男人的粗腰,男人像城墙上打桩的汉子似得,在他的嫩穴里凶猛的插干着……

    身子被野兽一次又一次的贯穿,男人们强悍的体力撞进他的嫩穴子宫,野兽一样在他体内发泄着兽欲,粗暴的占有着他,把他的两个嫩穴插到红肿外翻,才在里面射出滚烫的浓精。

    内射的浓精烫的他失声尖叫,口水从嘴角溢出……

    被内射到失神痉挛,男人们也不放过他,一个在他体内发泄完兽欲,另一个又补了上来,来不及流出的浓精被另一个男人重新插回子宫。被干翻的嫩穴娇嫩深红,裹着自己的蜜汁和男人的欲望,内射的浓精被大肉棒插化淌出,接着又被另一个男人射出更加火热的精液,身子都被烫成了绯红色……

    叔父把他送回知府家之后,暂时回军营处理一些事务。被淫药浸淫,阳精滋养了数月的身子再也无法像往日那样仅凭玉茎射精得到满足,想要被插入,被强壮的雄性抱着侵犯。

    于是……

    轩辕殇骄奢淫逸,在外面的青楼楚馆经常一逗留就是十天半个月,回来的时候,儿子已经回来了五六日。对他膝下众多的子嗣,轩辕殇都没什幺特殊的感情,那日见到这个双性儿子,也是无意中经过别院……

    本想要去找后院新来的一个貌美的小厮泻火的,路过别院的时候,却看到儿子的房里燃着微弱的烛光,窗户上,显出两个人影,那动作……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