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数十道黑影无声无息地贴进了庆年坊的小巷里,虽然外面的栅口处有人在看夜,但围墙木栅如何拦得住这些可以高来高去的英雄好汉们,至于说他们到底是不是英雄好汉还有待于商讨,可这些人的身手是绝对够得上英雄好汉的标准。

    这是一间十分方正的大院,三间并排的两层楼房,前面有一个不算太小的院子,院子里面还种了一些草木,以显出此地的人不是毫无品味可言的老大粗,这些黑夜的暴客现在就站在这个院子的中间。

    这些人中有五个人是穿着与众不同的服饰,一般来说,在黑夜里行动的人都是要穿深色的服装,而且要以不妨碍行动为前提。如果说谁在夜里穿着月白的衣服,那绝对是相当醒目的。这样的人只有两种,不是疯子就是自认身手高人一等的。

    显然这五个人不会是疯子,他们一定是对自己的实力有很大的信心,认为根本不用掩藏自己的行踪。所以他们都穿着十分醒目的月白袍,个个背手而立,显得是气傲苍天。不过他们也的确有骄傲的本钱,雪山老人的门下子,能够出师门的都是具有超一流的身手。

    其他的人则是一色漆黑的打扮,而且是一模一样的装束。他们的服装显示出他们是来自东倭的鬼忍众。

    “就是这里!”站在左侧的一个月白袍男人指点着说道。这次尤那亚派来的同门是他的师,五个刚刚从师门出来前来投奔他的高手。

    “奇怪,怎么里面的人没有动静呢?”五个人中排行最大的费烈扭头望了望自出发以来就一直不发一言的鬼炎。

    对尤那亚派来的人手感到非常不满的鬼炎依然是一言不发,他没有想到尤那亚居然派了这么几个看起来浅薄的家伙来助阵,真不知道当动起手来,这几个笨蛋可以派什么用场。

    “可能被我们吓坏了吧?”五个师兄中最莽撞的费罗迫不及待地飞身冲向中间那间房屋,口中说道:“我来把他们赶出来!”

    “笨蛋!真是笨蛋!”鬼炎的心中暗暗冷笑,在黑夜中这样冒冒失失地去闯里面藏着天忍的房屋,这个家伙真是不知道死活。不过这样也好,先让这些自认高人一等的家伙认识一下对手的真正实力,省得待会儿动手的时候再吃大亏。

    “老三,来!”五人中最有脑筋的费果顿足叫道,同时飞身而出。

    房门在费罗快要冲到的时候无声地打开了,好像是一个恶魔张开了黑洞洞的嘴巴,不过不是把他吞噬,而是从黝黑的深处飞出了三道目力难及的冷电。

    “不好!”费罗心中一惊,里面的敌人算计得真是太准了,正好是他发出掌力的前一瞬间,让他在新力未生,旧力已出的间隙,这样一来,想要避开这三道暗器就十分困难了。

    费罗人在半空,想要多做动作已经是不可能,他当机立断,急转一口真气全力下坠,同时半折腰,双掌前伸击出。

    怒滔声起,庞大的真气呼啸涌出,凛冽的气势让鬼炎也暗暗吃惊,原来这些浅薄的家伙倒是真有些功夫。不过对付天忍众所发出的可以切割劲气,专破护身真气的三棱星芒,这样的功力发挥不了多少作用。

    下坠的速度比不上三棱星芒飞行的速度,而折腰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