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临湖居的店堂里,绾贞望着湖边那一张空空如也的桌子,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滋味,她是昨天得到叶天龙被下天牢的消息,街头巷尾到处都在传这件事,大家一致的结论是,这次叶天龙是在劫难逃了。

    在叶天龙每天到这里报到的时候,绾贞感觉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但是当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之后,她才发现当看不到那个男人出现,竟然在心底生起莫名其妙的空洞感。

    这倒并不是说自己爱上这个男人了,绾贞暗暗告诉自己,这个名声不好的东督大人是和自己完全生活在不同空间的男人,他现在的锲而不舍也许只是一时的新鲜感。一入候门深似海,她可不想自己今后的生活变成那样,对于自己来说,找一个普通人,两个人相亲相爱地平淡过一生才是最大的幸福。

    “小姐,你快看那个人!”

    店里新来的女侍应生晓虹对站在店堂前面的一个男人指指点点,显得十分好奇的样子。

    绾贞轻叹一声,转头望去,当视线触及那个男人的时候,她不由得一愣,突然间感到一阵非常奇怪的感觉在心底涌动,这种感觉非常陌生,但又好像十分熟悉。

    这个身材修长,容貌俊美的男人看起来十分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但眼睛中似乎是带着一种莫名的沧桑感,好像他的人生经历远远超过他的岁月。

    绾贞没有练过功夫,自然没有超凡的眼神,所以她没有发现当这个年轻人看到她的时候,浑身微微一震,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奇怪,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又好似被电触到一样,嘴里咕噜了一句。

    “他已经连续两天都站在我们的店前,真是一个怪人,为什么不进来呢?”

    新来的女侍应生什么都好,就是喜欢说话这一点让绾贞感到有些受不了。她真的不知道一个女生居然可以有这么多的话好说。不过现在她倒是希望晓虹能多讲一些。

    “他好像不是艾司尼亚人,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果然如绾贞所想的,多话的女侍应生开始念叨起来。

    “据说他是从帝国的南方来的,看他的穿着举止也说明了这一点。”

    绾贞不知道自己店里的这位女侍应生什么时候对这些东西也有研究。不过看到晓虹那双眼放光的样子,绾贞似乎是明白到什么。

    “我去请他进来!”晓虹说着,往店门口走去。圆圆的脸上泛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年轻少女发自内心的笑容总是可爱的。

    可奇怪的是,这次女侍应生却是把事情弄糟了,见到晓虹朝自己走来,那个年轻人马上转身快步离开了。从头到尾,他没有说过一句话,但绾贞却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似乎这个年轻人已经说了很多话一样。

    收视线,绾贞又轻轻叹了一声,最近好像自己特别喜欢叹气了,这到底是怎么一事呢?绾贞自己也感到有些奇怪,是什么让自己发生改变?

    “这个怪人!”晓虹望着那个年轻人消失的方向直跺脚。她正想转身返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中年人骑着一匹黄骠马匆匆驰来,满脸是掩饰不住的风尘之色。

    “喂,喂,大叔,这个地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