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从早上起,纷纷扬扬的雨丝就不停地在空中飞舞,将艾司尼亚的天空涂得灰蒙蒙的,让人分不清到底是雨还是雾。种植在道路两边的行道树却是十分欣喜地尽力施展自己繁盛的枝叶,去迎接让人耳目一新的洗礼。

    就在这样的雨幕中,叶天龙慢慢走在通往飞凤府的路上,清凉的雨丝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感到无比的惬意,也让他的脑袋变得特别清灵空明,在这样一个早晨,他想到了很多很多。

    叶天龙是在路口下了倩公的座车,本来依着倩公的意思,她是一定要陪叶天龙去的,两个人一起坐车,但叶天龙坚持要让他自己一个人走一会儿,让倩公自己坐车先去。

    也许是昨晚的谈话起了作用,素来刁蛮任性的美丽公居然见到叶天龙坚持自己的张,便不再多说什么,乖乖吩咐御夫让叶天龙下车,然后转向无忧宫她自己的寝宫。

    见到这个让自己头痛的美丽公竟然转了性子,叶天龙在意外之余,也深深地吻了她的樱唇以资奖励,分别的时候,倩公那双灵动的美眸中蕴含的深情差点把叶天龙淹没。

    直到这个时候,叶天龙才真正意识到这个美丽的公已经到了情怀初开的阶段,现在的倩公不再仅仅是一个贪玩好奇的女孩子。

    想到这里,叶天龙很自然地想起昨晚和皇帝安德列三世的一番谈话,想起安德列三世在谈话之间偶尔流露出来的霸气,让人不禁想象当安德列三世年盛时的模样。

    “这才是真正王者的霸气啊!”

    叶天龙抬起头来,任凭雨丝打在自己的脸庞,甚至伸出舌头去品尝一下雨水的味道。倏然他的双眼一闭,当再次睁开的时候,他的眼睛中爆发出了惊人的神光,似乎可以穿透远处天空的云层。

    也许是安德列三世的霸气触动了叶天龙心中的某个地方,也许是这两天的变故,从天堂到地狱,又从地狱到天堂的忽然转变,在这样一个寂静的早晨,刹那间叶天龙豁然开朗的感觉,他的心中突然感悟到一些什么东西,但又不能具体去描绘捉摸。

    但有一点是他可以肯定的,自从那天被秀公设计陷害之后,经过那让他莫名其妙的昏迷,他现在已经明确地感觉到自己的功力好像有了不少的提高。这个问题他自己也觉得奇怪,难道自己的功力会在昏睡中得到提高?如果真的是这个答案的话,那以后自己只要多多地昏睡不就可以了。

    静静的过了一会儿功夫,叶天龙才收自己的视线,再度举步往前行去。

    “皇帝老儿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难道说仅仅是为了心爱的女儿倩公吗?”

    收拾心神的叶天龙把念头转到了安德列三世对他莫名的信赖和支持,皇帝对他的期待和希望更是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一切如果说仅仅是由于倩公的缘故,是很难让人信服的。毕竟倩公只是安德列三世最喜欢的一个小女儿而已,上书房的深夜密谈中,有许多别有含义的话,叶天龙还是没有体会到,但他却已经向皇帝许下了一个男人的承诺。

    堂堂的法斯特皇帝,安德列三世为什么这么看重叶天龙的承诺呢?这是现在的叶天龙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