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处理完手头的公务,吉里曼斯没有马上到自己的左宰府,而是轻车从简来到了被他称为“西府”的别业,这里是他经常和心腹手下密议大事的地方,左宰府的一般人是根本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更不论外人了。

    一向门户紧闭的大门忽然双扇大开,一辆普通马车在四个骑士的护卫下很快驰了进去,马车刚刚进去,两扇紫铜色的楠木大门就随即关上了,门轴发出的“吱呀”声打破了大院的宁静。

    不大的院子里面长满了参天的古榆,浓密的叶子将天空遮得严严实实,只有从叶子间隙射入的阳光在地上留下斑驳6离的光影,使得室内和院子中的光线都显得异常幽暗。当有微风吹动,满院的古榆上那数不清的树叶便刷刷乱响,平添一种肃杀的气息。

    有着一张白净脸庞的别业总管早已在院子里等候了,吉里曼斯一下马车便问道:“她怎么样啦?”

    没有头没有尾的话让这个别业总管的心头打了一个突,偷眼看去,见到吉里曼斯那双细眼眯得更小,其中跳动着不知名的光芒,他的心中顿时有了底,连忙低声说道:“没有什么异常情况,我把她安顿在西院……”

    ※       ※       ※

    公孙大娘呆呆地望着窗外越来越暗的光线,心中一片茫然,随着一阵阵风的吹过,伴有树枝发出的沙沙声,让她突然打了一个寒战。虽然不是寒冬腊月,可是她现在的心情却是比数九寒天还要冷。

    叹了一口气,公孙大娘收了茫然的视线,内伤虽然痊愈但却失去所有功力的她感到身心俱疲,但却不能安静地休息,这并不是说这里没有床,在这间偏房里靠东窗的位置就摆放着一张大床,床上棉被纱帐是应有尽有,而且都是高档的质地,相信躺下去会很舒服的。可是她现在的脑海里翻腾着混乱的思绪浪花,一直没有停止的迹象。在这个房间里,她已经想了很多很多。

    最大的牵挂就是新婚燕尔的爱郎,最大的疑问就是为什么曾经是自己最亲密的三妹会一心一意想着要打倒自己?

    门被无声地推开,一个人影闪进了屋子里。公孙大娘一惊,神色戒备地站了起来,被别人侵入到自己的身边居然都不知道,这……

    刚起了这个念头,公孙大娘猛醒过来,现在的自己已经是功力全失,就连一般的普通人都比不上了,而且现在自己又是成为阶下囚。

    想到这里,公孙大娘涩笑一声,问道:“你是……”。看清了来人的相貌,她的心头一阵狂跳,这个胖胖的高大男人她绝不陌生,他就是法斯特的左宰吉里曼斯。

    望着公孙大娘那张明艳生春的粉脸,吉里曼斯的心中暗暗发奇:“怎么姐姐生得比妹妹还要嫩呢?简直就是豆蔻年华,美艳绝伦啊!”。眼为心生,他那双细细的眼睛倏然亮起了一股让公孙大娘感到不安的火焰。

    “左宰大人将奴家抓来,到底有何见教?”公孙大娘压下心头的种种杂念,表面上十分镇定地问道。

    吉里曼斯听到公孙大娘的发问,便堆起一个笑容,用十分温和的语气说道:“姑娘这话就不对了,我只是派人去请芳驾而已,如何当得起抓这个字呢?久闻姑娘的大名,我可是一直就想当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