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秀公请叶天龙落座后,自己坐到他的对面,伸出一双欺霜赛雪的玉手,十分优美地提起案几上的白玉壶,微倾壶身,从壶嘴里流出的是一道透明碧绿的水线,带着淡淡的,但却是相当清幽的韵味。

    白色的玉杯,清澈碧绿的香茗,再配上案头袅袅燃起的一丝香线,那股高雅的味道让叶天龙这个大俗人都深深感受得到。但让他更感到吃惊的是,现在的秀公表现出来的样子和他在送她来艾司尼亚的途中有着非常大的不同,是什么东西让她有如此大的转变呢?

    “客来茶当酒,这是出自武安七峰山之巅的空青云,大6上相当罕见!”

    秀公放下白玉壶后,伸手做了一个请喝的姿势,动作十分优美。

    叶天龙望着她的经过静心修饰的娇靥,说道:“小将是一个粗人,不会转来转去的想,请问公殿下到底何事需要小将效劳?”

    秀公抿起樱桃小嘴,十分优雅地笑了一下,赞道:“叶大人果然是一个快人,那本宫就不客气了!”

    叶天龙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古怪的感觉,眼前的这个秀公好像非常不真实的存在一般,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居然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为什么在来艾司尼亚的路上他没有发现这种情况呢?

    “叶大人知道吗?这次云阳的使团遭受袭击,是帕里的人干的。”秀公望着叶天龙的眼睛,十分严肃地说道,“而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

    叶天龙的身躯一震,这个消息真是相当惊人,她一个弱女子如何知道的?

    “公殿下的消息从哪里来的?”叶天龙的眼睛紧紧吸住秀公的眼神,仔细观察她内心的变化,口中缓缓地说道,“根据我的人报告,好像是和殿下的人有关系!”

    秀公惊讶地望着叶天龙,断然说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随我来艾司尼亚的护卫这两天都在我的身边保护我,怎么可能去做这样的事情呢?再说这样做与我们武安有什么好处吗?”

    叶天龙从秀公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别的感情,也便收心神道:“那么如你所说的,帕里的人袭击云阳的使团又会有什么好处呢?”

    “帕里怕法斯特全力来对付他们,现在的法斯特军力之大,让他们感到害怕,更重要的是,帕里的国内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寒流,国力大损,如果这个时候法斯特乘机攻击的话,他们是无法抵抗的。而闹出这样的大事后,法斯特和云阳两国自然有一阵好交涉的,两国的关系也会出现新的变化,如果他们再将我们两国的联姻破坏掉,法斯特就至少在好长的时间里无法专心对付帕里了。”

    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对情势有如此的了解,而且说起话来条理分明,叶天龙由衷地说道:“公殿下好犀利的眼光啊,居然将事情分析地头头是道。小将真是眼拙,居然没有看出来。”

    秀公听出他言下之意,微微摇头道:“叶大人误会了,我的这些看法都是我的部下告诉我的,他们希望能得到叶大人的帮助,来破坏帕里的阴谋。”

    叶天龙一笑,端起香茗喝了一口,抬头说道:“公殿下可以向法斯特的官方交涉,也可以向未来的夫婿二殿下求助。象这样与小将私下会晤,恐怕不太好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