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期待着能在贵国殿下的婚礼上再见到叶大人!”

    武雄义留下这样的话,带着他的那些装备可怕的护卫兵和那两个眼中冒火的大小杀神离开了临湖居。

    望着武雄义和他那些手下人离去的方向,叶天龙渐渐陷入沉思之中。武雄义所设计出来的光枪给他的冲击实在很大,他用过鬼大师设计的“魔导之炮”,这些所谓的光枪简直就是“魔导之炮”的微缩,虽然在威力上有所减少,但小巧精致,携带方便,如果能大规模应用于战争中,那么将会是一支非常可怕的力量。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象这样的武器制造上是非常麻烦,费时费工,武雄义就宣称只有他的护卫队装备了光枪,叶天龙自然不会相信他的话,但估计起来,也应该不会是很大的数目。

    “军部的情报部门到底是干什么的,好像从来没有过有用的信息,连这样的大事情都没有一点风闻,也许他们只会向尤那亚献殷勤吧?”

    叶天龙想起自己这段时间来所接触的情况,发生事情的时候,情报部门好像是隐形的,只有在事后出面弄些捕风捉影的报告和文件出来。柔娘遇险的事件以及自己和吉里曼斯深夜遇刺的事件,到现在军部的情报部门都没有一个说法,倒是石亦信所布置的探子弄到些有用的线。

    就在这个时候,叶天龙开始有了这样的念头,应该有自己信得过的情报,使得能在事件发生之前就有所准备。

    看来去后必须要好好筹划一下,着手准备招募人手布置自己的情报,要想把日子过得舒服些,这种事情是宜早不宜迟的。

    叶天龙暗暗下定了决心,然后在脸上浮起了一个自认最为迷人的微笑朝饱受惊吓的女人行去,这个时候不好好安慰一下佳人,更待何时?

    ※       ※       ※

    向来安静的飞凤府门前来了一个凶猛狞恶的巨人,纷飞的蓬发,乱遭遭的虬髯,一双眼睛好似铜铃,血盆大口狮子鼻,赤着上身,露出一身虬结如坟如丘的古铜色肌肤,高有八尺以上,看去象一个野人,令人望之心寒。

    野人抬头看了看天色,又望了望飞凤府的牌匾,咧开血盆大口呵呵一笑,举步就走到了飞凤府的台阶上。

    把门的家将连忙上前拦住去路,口中喝道:“你是什么人?这个地方不是可以随便走的!”

    “嗨!”

    巨吼声如同炸雷,震得人耳膜欲裂,野人突起发难,一手一个将两个家将劈胸拎了起来。

    两个家将手舞足蹈,刚想要发力挣扎之际,突然觉得胸口一闷,原来野人的手大指长,抓住衣襟的时候,指头所顶的位置刚好是胸口的要穴,一下子将他们两个人的全身功力悉数闭住了。

    “放手!竟敢在飞凤将军的府前撒野!”

    两个家将只觉得浑身发软,只有大声喝骂。

    “咦,这里不是龙小子的家吗?”

    野人愣了一下,手臂一沉,两个家将的双脚终于又碰到了地面,他们连忙伸出双手抓住野人的一只手腕,又是扳又是推,但却好像是蜻蜓撼大树,野人的手臂是纹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