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数十位城南剑馆的剑士神气十足地将执法队的将士押解出来,东督府的人都不由得发出低低的呼声。

    因为这一队执法队的将士人人身上都带着数处的剑伤,衣甲凌乱,神情萎顿,显得十分狼狈不堪,很明显他们所受到的待遇相当恶劣。这些执法队的将士一看到东督府的人,个个神情激动,但眼中却是悲愤和羞愧之色。

    庆计刚想上前将这些人接下来,叶天龙暗施一个眼神拦住了他的举动,然后对尤素夫喝道:“你没有把我的人怎么样吧?”

    尤素夫嘿了一声,冷冷道:“叶大人不会亲自检查一下吗?”

    叶天龙凝视着尤素夫,慢慢说道:“我会好好检查的,如果发现我的人受到什么伤害的话,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对上叶天龙的眼神,尤素夫突然感到一阵心寒,眼前这个男人说这话的时候,那神情太过骇人,饶得他经历过无数的大场面,也不禁从心底产生出不妙的感觉。他似乎是要打发掉这个不祥的预感,大声说道:“叶大人这话就不对了,双方交手哪有不伤之理?再说我们馆中的剑士也被他们伤得不轻呢!”

    一旁的马可布威心中暗暗骂道:“你个笨蛋,在这里和叶天龙纠缠不休有什么用处?应该早点去军部大堂申诉才是道理!”

    见叶天龙和尤素夫还要说下去,马可布威实在忍不住了,便插嘴道:“两位,有什么话还是到军部大堂再慢慢说吧。”

    尤素夫猛醒,暗道自己怎么会变得如此糊涂,早点去军部大堂才是正理。他正要说话的时候,叶天龙却已经慢慢走到了那些被他扣押的执法队将士的身边,一一将这些将士接,同时好生安慰一番。

    尤素夫无奈,也只有等叶天龙将人全部接到本方后,才诮声道:“叶大人的表演好了吗?”

    叶天龙看到玉珠脚步轻快地朝自己走来,眼睛顿时一亮,转首对尤素夫微笑道:“你说错了,表演才刚刚开始呢!”

    “这是怎么事?”

    尤素夫的心中顿时升起非常不安的感觉,眼前这个男人的笑容中含着太多的未知数,但有一点却是相当的清晰,他的笑容简直就是一匹狼冲着一只可怜的小羊羔在微笑。

    这种落入陷阱的感觉同时在马可布威的心中升起,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话,情况已经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来人,给我把这些图谋不轨的叛逆统统抓起来!”一声巨雷在众人的头上响起。

    “叛逆?”

    “我们是叛逆?”

    “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尤素夫和他的剑士们不由得一阵发愣,正在他们摸不着头脑,搞不清状况之际,摩拳擦掌的庆计和他的手下将士早已一拥而上,将他们个个掀翻在地,手脚麻利地抓捕起来。

    尤素夫的反应的确是一流的,在抓他的将士冲上来之际,一个纵身跳出包围圈,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厉声道:“叶天龙,你要干什么?”

    叶天龙哈哈大笑,笑罢森然道:“你们这个剑馆潜藏着不法分子,我身为艾司尼亚的东督,岂能容许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