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飞凤府内厅,于凤舞含笑望着走进来的叶天龙问道:“新官上任,滋味怎么样啊?”

    “哎哟,我可累坏了!”

    叶天龙先找一张椅子舒服地坐下来,然后装出一副忙得喘不过气来的样子,大大的喘了一口气,引得众女一阵娇笑。

    柳琴儿更是对田恬说道:“快给我们的东督大人上茶,再慰劳慰劳他!”

    “我看茶就不要了吧,先让我疼一下!”

    叶天龙一手将俏脸通红的田恬拉住,在她身上大呈手足之欲,同时又对柳琴儿说道:“嘿,我还是喜欢琴儿的慰劳!”

    娇笑声中,玉珠推着柳琴儿走到叶天龙的身边。

    “公子,我把你最喜欢的慰劳品带来了!”

    叶天龙哈哈大笑,满心欢喜地将欲拒还迎的柳琴儿也抓到怀中,左拥右抱,老实不客气的在两女柔软娇美的娇躯上摸弄起来。

    含羞带怯,却又非常享受的柳琴儿和田恬不好意思地轻推身边厚脸皮的男人,一个娇躯却是迎着叶天龙放肆的双手,轻扭曼舞,场面相当香艳火热,连在一边看的玉珠都有些情动。

    于凤舞见怪不怪,现在的她已经完全了解到自己的夫君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了,而且这样的情况在帝国的豪门中是极为常见的,是以她只是在一边笑吟吟地看着,然后听着辛西雅向她报告今天的事情。

    当听到叶天龙对手下中将说的话,以及所作的安排,于凤舞也不禁暗自欢喜,自己果然没有看错夫君,他居然能想到这样的办法,既可以让手下人心服,又能很好的安排好大家的位子。心智过人的她凝神一想,就知道叶天龙所用的方法有很大的实用性和操作性,这在以后的日子里说不定还会用到的。

    辛西雅的话告一段落,于凤舞便含笑问叶天龙道:“天龙,你怎么会想到把具体事务交给石义信去做的?”

    叶天龙这时候正忙得要命,他一边忙着在柳琴儿和田恬的娇躯上大肆活动,一边还吃着玉珠递上来的水果,闻言后含含糊糊地说道:“因为我是一个懒惰的人,这样我就可以有很多时间空出来了。”

    柳琴儿娇喘吁吁地说道:“哼,有很多时间空出来,那你就可以再找好几个女人快活了,是吗?”

    “就你多嘴,看我怎么对付你这家伙!”

    叶天龙在她的酥胸上用力掏了一把,柳琴儿不禁娇呼出声。在笑声中,她就鼓动田恬和自己一起与叶天龙好一阵纠缠不清,那管自己已经是衣裙凌乱,钗横鬓散。

    “好了,别再闹了!”于凤舞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出声劝阻道:“天龙,这里有两份请帖,你看一下。”

    意犹未尽的男人从于凤舞的手中接过贴子,还不忘顺手在晶莹如玉的柔荑上轻捏了一把,于凤舞不禁娇嗔道:“你难道不能正经一会儿吗?”

    “嘿嘿,当然可以,只要一到床上,我就会是最正经的一个人!”叶天龙毫不脸红的答道,还把众女投来的横眼当作是最大的奖励。

    原来这两份请帖都是请这位新任东督大人到艾司尼亚最豪华的销金窟“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