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通往帝都艾司尼亚的官道其实一条贯穿整个大6的大动脉,是大6上最要的贸易路线,有着“黄金通道”的美称。

    离开帝都东二十里处有一个规模甚大的驿站,由官方经营的这个驿站是专供来往的客商歇脚打尖用的,一般到帝都的人都会在此地歇息一下,除去一路上的风尘,然后清清爽爽地进入帝都。

    从官道的东面来了一辆华丽的马车,在数十骑大汉的拱卫下,驰进了驿站前面宽阔的停车场。

    这是一辆由四匹骏马驾驭的华丽马车,车厢是用上等的云杉木所制,阴刻着各式各样的云雷图案,如果仔细看去,就可以知道这些图案其实是一种巧妙的苻录,由高手所制,价值不菲,普通的大户人家也不可能拥有的,而且这辆马车的后面还带着两匹同样雄俊的马匹,显然是走长途的。

    这些护卫的大汉是清一色家将模样的打扮,个个气势不凡,行家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们均是来头不小的好手,不够份量的人还是别上去讨没趣。

    “咦!”

    打头的那个家将望着眼前空空如也的停车场,不由得顿了一下,猛然拉住坐骑,转头对后面的同伴打出警戒的手势。

    “大家小心点,有点奇怪!平时这里很热闹的,今天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

    后面的一个中年骑士大声说道,同时策马到了马车的边上,探头和马车上的人低声说话。

    难怪他们会起疑心,这里是官道相当有名的驿站,绝对不可能如此冷清,而且到现在也没有人上来接待他们,看起来好像是一座被废弃的驿站一般。但是眼神锐利的人已经发现停车场上的痕迹并不陈旧,这说明这里在不久以前还是有很多人的。

    中年骑士从车厢中缩头,沉声喝道:“我们离开这里!”

    话音未落,长笑声起,无数的人影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但是陷入重围中的猎物并没有象他们想象中的那样惊慌失措,而是十分沉着的抽出了身上的长剑,缓缓退到了马车的边上,将那华丽的马车围在当中,似乎是要护住马车。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现出所受的良好训练,而且这些护卫家将所站的位置更是经过演练一般,让人感到如果想要冲到马车前,一定是凶险万分。

    “不愧是公孙世家的人,应变能力让人叹为观止!”

    雄健伟岸的男人排众而出,站在公孙世家的人所布的阵形前面,抚掌而笑。

    公孙世家的那个中年家将看来是这一行人中的首领,他眼中闪过怒色,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付我们?”

    “为什么?”男人冷电湛湛的鹰目,扫过前面的五个公孙世家的家将,“你没有份量问这个问题,把车上的人叫下来吧!”

    感到鹰目中冷电的寒流,站在他前面的五个人无不心中一惊,暗骇眼前男人的功力。

    中年家将的脸色一沉,敬道:“要见家人,你也要试试自己的份量,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提这种要求的!”

    “很好,非常有胆量!”鹰目男人一击掌,“那我们只好自己去请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