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按照晨月的要求,于凤舞、柳琴儿和玉珠三个人,又从外面将女神战士中功力最高的辛西雅召来,四人各占一个方位,采用的是“四象金光阵”的护法之阵,阵眼就是晨月所卧的那张软榻。

    等叶天龙也上了软榻,他才知道这张软榻也不是凡品,丝丝缕缕的温热从下面升起,竟是一张万金难求的“温玉床”。

    晨月朝站在阵之位的于凤舞点头道:“待会儿行功之时,请多加小心,如有外魔相侵,还望及时援手。”,于凤舞肃容应下。

    晨月的手在温玉的榻上摸了一下,不知动了什么地方,这张软榻慢慢无声无息的往上升起,同时上面的天花出现了四个直径三寸左右的圆孔,似乎是经过巧妙计算的一样,阳光从孔洞处射入,汇聚到晨月的身上。

    软榻升到一人高的位置,就停下来了,四面雪白的纱幔从上面垂下来,刚刚好将这张软榻包围起来,现在从外面看去,只有两道朦胧的人影在阳光中移动。

    于凤舞朝其他三人一打眼色,四人就同时转身背对软榻,然后盘腿坐下,闭目凝神,用全部的心神来察看四周的情况。

    强烈的阳光照在晨月的俏脸上,雪白的肌肤就完全透明一般,让叶天龙看得一时呆住了。

    似乎是受不了他的目光,晨月上了墨玉般的明眸,吃力地说道:“把我的衣服脱掉吧!”。虽然心中早有觉悟,了解是怎么一事,但到了这份上,她又感到极度的羞怯,是以这话说的是又慢又轻,近乎耳语一般。

    过神来的男人低笑一声,先将自己的衣服脱掉,然后轻手轻脚地将她的中衣褪去,从来没有见过天日的软玉娇躯顿时在阳光下轻轻颤抖起来,同时慢慢浮上一层美丽的粉色。

    小巧的椒乳堪堪一手握,顶上嫣红的一点如豆,正在闪闪抖抖。下面的玉腹平坦细窄,香脐浑圆浅显,纤腰更是不堪一握,有若刀削。只可惜圆润的大腿下那细细的小腿大煞风景,却是让人更起怜惜之心。

    叶天龙的大手轻轻地抚摸着有如婴儿般光滑细腻的冰肌玉肤,鼻端嗅到一股淡淡的药香,比房间里的幽香更加妙上数倍。

    冰凉的肌肤在火烫的抚摸下微微颤抖,一种奇异的感觉从被抚摸处传到她的芳心,让晨月感到莫名的悸动,她悄悄的睁开了美目。

    “啊!”

    她的芳心狂震,叶天龙胯间之物的粗长超过了她的认知。博览医书的她知道男人的构造,但眼前所见的却是远非书上可比。可是为了救自己的性命,她也只有硬着头皮接纳此物。

    久历花丛的男人自然知道如何挑起女人的情欲,在叶天龙技巧的抚摸下,晨月渐渐被莫名的冲动笼罩,她的小手不由自地摸上了他的身体。

    玉溪泛水,叶天龙知道是时候了,就双手一分她的大腿,端起了那雪白圆滚的玉臀,凑近了自己的武器。

    火热的感觉从胯下玉门一直传到晨月的大脑,想到自己间不容指的小道要被如此的庞然大物占据,她不禁芳心暗叫一声:“来了!”

    叶天龙见她贝齿轻咬朱唇,小手握成拳头,不禁失笑道:“放心,不要这么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