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转过照壁,如兰推开面前的一扇绣门,叶天龙迷迷糊糊的和于凤舞踏进了这间充满药香的房间。

    异香入鼻,叶天龙顿时精神一振,看清房间里的事物后,他再度震惊了。

    门已经在他的身后关上了,房间里案几上一只小巧精致的香炉中,一缕淡淡的青烟袅袅升起,烧的是叶天龙不知道的一种香料,但他知道这肯定是极其名贵的香料,因为这等清雅韵深的气息绝非市面上那些名贵檀香可比。

    在叶天龙前面一个斜依靠在低低的软榻上的一个女子就是让他震惊的原因。这是一个眉目如画,清丽难言的女子。纵使叶天龙见过许多绝色,而且他现在身边的于凤舞更是堪称艳绝天下,但眼前这个女子还是让他产生出一种无比的怜爱之情。

    这个女子的身材消瘦苗条,雪玉的肌肤好似透明一般,乌黑的头发,云水般的披散在她的窄窄香肩上,下半身则盖着一张薄薄的锦被。在黑发的映衬下,她的脸色更加苍白得毫无一丝血色,美得让人心碎。

    这女子明亮如秋水的眼睛先望了一下于凤舞,然后就直视着叶天龙,那种大胆无忌让眼前素以色胆包天著称的男人都为之吃惊。明亮的眼神没有于凤舞那般锐利得可以看透别人的心,但却另有一股让人难以抵挡的力量。

    形状极美的菱形嘴角慢慢泛起了一丝的笑意,叶天龙注意到她的嘴唇也是近乎苍白的颜色。

    “他就是让你一直记挂的男人吗,好像并不象我想象中的那么出色?真没想到,你会为了他去闯那‘七绝镇阴阵’,值得吗?”

    于凤舞笑了笑,柔声道:“是的,晨月。在我看来,他是世界上最好的,这就足够了。”

    晨月无语地望着叶天龙,眼中渐渐现出一丝奇色,突然道:“也多亏了他,我们姐妹还可以再见上一面。不过这些年不见,你的功夫好了许多,居然可以轻松地破掉了那禁制。”

    于凤舞道:“是啊,听到他们说你活不过这个月了,我真的吓了一大跳,所以我才下决心将那个保护你的禁制除掉。”

    晨月微微出了一口气,毫无血色的俏脸上现出恍惚的神情,缓缓地说道:“整整四年了,那东西让我多活了四年,但也使我痛苦了整整四年。”

    于凤舞也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寸步不离这样一个地方已经是非常难受了,而且还要忍受阴魔噬心的折磨,对于你来说,真是难以想象。”

    晨月自我嘲笑了一声,道:“因为要活命啊,有什么办法?”

    她们两个人的对话让身边的男人是听得满头雾水,只有看的份。

    晨月好似看穿了他的心事,就对叶天龙说道:“以后让凤舞再告诉你,你就会明白的,现在先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吧。”

    于凤舞轻轻推了叶天龙一下,示意叶天龙走到晨月的跟前。

    晨月伸出了一只雪白的纤手,近乎透明的玉指搭上了叶天龙的脉门。从动作上看来,她是个没有功夫的女子,叶天龙不禁心中暗暗称奇,于凤舞为什么对她抱有那么大的信心呢?

    冰凉的玉指透出一丝寒气,让叶天龙更加确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