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于凤舞和柳琴儿一起走出帅帐,营地中的士兵正纷纷往后面赶去,在各级军官的指挥下,整个营地并没有出现混乱的局面,这也幸亏左岛近早一步作出了反应,所以在遇到敌人的突袭时,他们能组织起有效地反击。

    玉珠迎面斩杀了三个扑上来的贼兵,左岛近的声音在旁边怒吼:“是疾风之盗,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扭头一看,左岛近的巨阙剑正一记重劈落在一个贼兵的肩头,将这不幸的贼兵劈裂,涌出的鲜血马上被饥渴的草地吸收了。耳边风声一急,尖细的刺枪突进,玉珠以巧妙的身法闪开了这一击,然后反手就是一剑击中刺枪的人。

    于凤舞和柳琴儿也加入了战团,她们这两个绝顶高手的表现马上鼓起了法斯特骑兵极大的斗志,他们更加奋勇地对入侵的疾风之盗以猛烈的反击。在飞溅的血光和惨叫声中,剑与剑在空中发出火星,枪与枪交集,一个士兵倒下去,马上有后面的士兵顶上来。

    玉珠对左岛近叫道:“我去找公子!”。左岛近点点头,继续为自己身旁迭起的尸堆上增添疾风之盗的尸体。

    看到玉珠人化流影,冲进了贼兵的阵中,于凤舞一拍柳琴儿的肩膀道:“这里交给你,我要跟玉珠一起过去了。”,说罢一剑分张,冲到前面的两个贼兵鲜血激射,应声倒地。

    身穿五彩甲衣的绝世美女如同是一道美丽的彩虹贯穿了疾风之盗的阵地,不管是因看她的美色而冲上来的贼兵,还是因为自夸的武勇而要一展身手的头目都洒着鲜血倒在地上,成为没有感觉的物体。

    “好可怕的女人啊!”失去勇气的疾风之盗发出了这样的惊叹声,纷纷让出了一条道路,让于凤舞毫无顾忌地冲到了他们的后面。

    “居然是我们的飞凤将军呢!”

    一个银铃般的女声嘲弄道,但她的动作却是一点也不敢大意,迎面就是一记重斩击。

    于凤舞娇叱一声道:“就这种程度也敢挡我的去路!”。手中的长剑如电般直射对方的要害。

    发现还没等到击中这个美丽的女人,自己就要先尝到利剑的滋味,这个一身火红甲衣的女人急速地退开了一步,避过了这可怕的一剑。

    “不错,能躲过我这一剑,留你不死!”于凤舞不想与她多加纠缠,一剑击出将一个试图偷袭的疾风之盗斩杀,“报上你的名字!”

    “疾风之盗的头目火娘子就是我!”火娘子的声音在后面传来,但她并没有追赶。

    “这个女人的穿着真的很配她的外号。”于凤舞转着这样的念头就想离开,但斜刺过来的一枪挡住了她的去路。

    “我是鲁西卡伯。”简单的话和他朴实无华的脸庞一样毫无惊人之处,但这沉稳密实、劲气内蕴的一枪却是让于凤舞暗暗吃惊。盗贼中竟然也有如斯的高手,怪不得疾风之盗在大6上这么有名。

    破风声起,她的身边又出现了两个蒙着面的男人,各拿一支长剑,剑尖微扬指向于凤舞,两道凛冽的剑气排空而来,锁定了她的娇躯,身周的空气都为之一窒,显出这两人的不凡功力。他们和左前方的使枪男人,身后的火娘子一同将于凤舞围在当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