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叶天龙他们赶上大队时,等候多时的他们对凯旋归来的将士致以最高的敬意,连武安的人都对叶天龙崇敬有加。

    望着朝自己走来的叶天龙,唐镌的眼中闪烁着明暗不定的神色,好似天边的云彩,迷幻而又诱人,让人不禁兴起要一探其究竟。

    叶天龙大笑着用力一拍唐镌的肩头,说道:“我说过要保护你的,怎么样?现在你放心了吧!”

    左岛近和冲略微一皱眉头,而柳琴儿和玉珠却是在后面抿着小嘴偷笑,似乎是在看很有趣的事情一样。这使得朱德钧更是妒恨交加,自己明明比这个家伙长得英俊潇洒,又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居然无法打动美人心,莫非真是说男人越坏女人越爱吗?

    唐镌似乎有些习惯了叶天龙这种作法,只是稍稍往后退了半步,也破天荒地含笑道:“叶将军果然名不虚传,以人之数连续击溃数千之众,高阳州这墨台山一役将成为大6的传奇。”

    叶天龙颇感兴趣地望着他的俊美脸庞,认真地说道:“这次的功劳应该是大家的,如果没有兄们的英勇奋战,我叶天龙如何能成?”

    身旁在听的众人齐齐一愣,没有一个不为这句话而感动,如果换成别人说不定早就将这天大的荣耀揽到自己身上,这也是加官进爵的资本。象他这样不居功自傲,更加体现出这个男人与众不同的一面。

    唐镌突然提议道:“将军不如和他们一起到我的帐中,大家庆贺一番!”

    在他身边的朱德钧吓了一跳,怎么今天他也转性了?

    在大家都以为叶天龙会飞快答应的时候,他却转头看了看柳琴儿和玉珠,颇感歉意地说道:“实在对不起!我要和我最喜欢的人帐休息了,还是你们大家去吧。”

    此言一出,柳琴儿和玉珠是俏脸飞红,这不是摆明车马告诉大家吗?不过羞涩之余也感到惊喜,这个男人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表达对自己的爱意,一点都不会感到不好意思,这让她们享受到了这个时代其他女人无法比拟的骄傲。

    叶天龙看到唐镌一脸的错愕,心中暗笑,转过身来对柳琴儿和玉珠大声说道:“我好像是受了点伤,有点不舒服。”

    柳琴儿和玉珠连忙走上来,左右拥着他,连声问道:“哪里?哪里?”

    在金凤八卫的簇拥下,叶天龙和柳琴儿、玉珠往自己的帅帐行去,留下了神情各异的众人傻傻地站在原地。

    第二天出发的时候,柳琴儿和玉珠是喜滋滋地随着叶天龙,可唐镌对他的态度却变得冷淡无比,见面时只是略微点点头,一句话也不说就错身而过了,让看到此景的左岛近、冲和朱德钧无不在心中大叫不妙,当然他们认为不妙的原因是不一样的。

    ※       ※       ※

    随后的几天里,冲按照叶天龙的意思,不再照着议定的路线去行,而是重新安排行军的路线,对法斯特地理的了解让他毫无困难得将他们的行程安排妥当,而由于叶天龙在高阳州的表现让所有人对他的决定遵从无疑。

    虽然这样的行程增加了众人的辛劳,但结果也如叶天龙预想的那样,三太子的人一直没有出现了,不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