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面对法斯特大军铜墙铁壁一般的防御,神族军团硬是未能攻入法斯特辖。

    气急败坏的神族开始残忍地使用由帕里人组成的军队,开始以自杀式甚至是人肉盾牌的方式向法斯特发动攻击。

    面对由普通民众组成的军队这般进攻,法斯特全体将士都有些不忍心对他们进行屠戮。可是在战场之上,转瞬之间便是你死我亡,他们不得不为了捍卫那些热爱和平、享受安宁的民众利益,将潮水般来犯的人们一一击退。

    庆计与石旭光一边指挥战斗,一边都忍不住眼睛湿润。想想两位征战无数的大将军犹为如此,可想战争场面之惨烈、神族之惨无人道。

    “不行,一定得想想办法才行,这样下去简直就是屠杀了。”庆计指挥之余,顿首道。

    “能有什么办法,难不成阵前劝解这些不知所为的民众不成?”石旭光虽心有不忍,但是却想不到任何办法,嘟囔一句道。

    “对,就是阵前劝解。”庆计突然灵光一闪道:“不过,不是我们到阵前劝解。我们发动辖内的民众,让他们在城头向对方民众解释我们的政策,我想原先同为帕里人的他们或许会有所心动,就算不行,我们也得试一试吧!”

    石旭光顿了顿,随即点点头道:“那就照你说的做吧,试试总归有一丝希望。”

    于是,庆计一边指挥作战,一边吩咐部下快速去落实这项任务。经过约一炷香功夫的动员宣传,辖内许多民众自愿报名参加这场特殊的“战斗”。

    原平城外,激战正酣。原平城头,数千名法斯特辖内的民众集体朝酣战中的原帕里民众喊话,向他们解释宣传法斯特辖内的政策、生活状况等等。虽说在杀声震天的战场之上,没有多少原帕里民众听到这些,然而看到数千民众聚集在城头又跳又喊,他们也被这种景象给吸引了。

    庆计立即适时指挥法斯特军放缓战斗节奏,刻意留给对方民众一定的时间听取城头的喊话。没想到此举竟然十分有效,一些方才还杀红了眼的民众立刻就显得犹豫了。他们曾经在鲁甸辖内也知道一些法斯特辖的情况,此番听到同族的同胞喊话,他们真的很心动。本来就是遭受战争洗礼的劳苦大众,谁会愿意打仗,如果真的在法斯特辖内过上好日子,他们还有何理由将武器对准法斯特大军呢?

    经过片刻的心理挣扎之后,许多民众便已经开始临阵倒戈,纷纷放下武器,走进了法斯特军让开的一条通往法斯特辖的通道。后方专门有负责接待安置的部队,他们将进来的民众审核、分派、安置,一切都进行的有条不紊。

    眼看阵前大部分临时充当士兵的民众纷纷涌向法斯特辖,在后方监战的纯粹神族军队立刻开赴过来,用枪头抵着剩余的民众拿起武器向法斯特军冲锋。一旦有迟疑或违令者,立刻遭到神族军队无情的杀害。在此恐怖的阴影之下,剩余的民众也只得再次拿起武器,一次又一次地向法斯特军发起攻击。

    面对这等情景,法斯特官兵上下无不感到无比愤慨。在摸清了纯粹神族军队的情况之后,庆计和石旭光同时一声令下,命令法斯特勇士们向那些纯粹的神族军队发动动进攻,誓要将这群毫无仁慈怜悯之心的不死怪物斩尽杀绝。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