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武安通往法斯特大湖地的官道上,一辆略显破败的马车缓慢前行,颠簸的路面晃动车身,使其不断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令人不禁担心,如此继续颠簸下去,整辆马车极有可能四分五裂开来。

    驾车的是一位白须老者,他面无表情地牵拉着僵绳,偶尔挥鞭抽打一下显得有些疲惫的孤马,好像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车内坐着一对母子,旁边只有一个不大的包袱,看来这便是他们全部的行李。母亲面色沉峻,好似一直沉浸在某种思绪当中。孩童则俯在窗前,双手托腮望着车外流动的原野,神情是那般专注。

    “娘亲,娘亲你看!”突然,孩童稚嫩但却兴奋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妇人一愣,随即缓过神来问了一句,“什么,龙儿,你看到了什么?”

    “娘亲你看,那儿,紫藤花,跟宫里的一模一样。”孩童小手指向窗外,脸上露出一副天真烂漫的笑容,好似发现新大6一般叫道。

    妇人顺着孩童手指的方向望去,官道旁边一处小树林边,长满了花朵深盛开的紫藤花。比之宫里后花园中的紫藤花,长得更加旺盛,盛开的花朵也格外娇艳。只是一想起这些,她的神色就黯然下来,这是孩童今年刚刚认识的花木,没想到第一次辨别竟然已是背井逃离之人。

    为免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孩童,妇人马上收拾心情,露出笑容说道:“真的好美,龙儿记性真好,娘亲要怎么奖励我们的小男子汉呢?”

    “娘亲喜欢它们吗?”孩童扑闪着宝石一般的眼睛,仰头问妇人道。

    “嗯,娘亲喜欢紫藤花。”妇人点了点头,疼爱地抚摩了孩童的头一下,然后将其揽入怀里。他真的太聪明了,只要在他身边,总能叫她爱潮泛滥,别看他小,时至今日他已经成为自己唯一的依靠了。

    “停,停车,快停车!”孩童从妇人怀里一下子钻出来,一双小手拍打着车门喊道。

    妇人一脸紧张,伸手托住摇摇晃晃站立不稳的孩童,问道:“龙儿,怎么了龙儿,你是要下车出恭吗?”

    与此同时,马车停稳,孩童掀开门帘就欲跳下车去。

    这可惊坏了车内的妇人,不过好在白须老者已经跳下车去,一把抱住了孩童,将其轻轻放地面。

    妇人挑帘观望,白须老者此时则露出一副开怀的笑容,小家伙一路调皮可爱的形象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此番他与车门处的妇人都以为孩童是要小便,便都挂上一副会心的笑容看着孩童。

    然而,孩童并未在路旁小解,却是撒腿跑向了那片盛开紫藤花的小树林。

    车上的妇人和老者均是一惊,尤其是老者,他全然无从猜测孩童跑去小树林的意图。在此番出逃的过程中,如何能够出现这等波折,情急之下,他赶紧朝孩童追了过去。

    妇人经过了方才微微一惊之后,此刻却笑意更浓了。她猜到了孩童的意图,结方才车内同自己的一番交流,他一定是得知母亲喜欢紫藤花,所以跑去采摘了。

    妇人缓缓从车中出来,望着瞒姗向小树林奔跑的孩童,脸上尽是幸福的表情。白须老者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