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皎月当空,虫豸嘶嚎,夏夜漫漫,斯人独憔。

    普瓦沙皇宫别殿,一位美丽妇人身着淡黄色丝质睡袍,托腮斜寝锦榻。尽管脸上挂着一副精烁娇威的仪态,然而从那深邃皓明的双目当中,却又透着淡淡的忧思神色。

    沉香缭绕,红烛过半,一阵轻风袭来,拂动浣纱帷幔摇曳生姿。夜已深沉,宫女们已经安歇,偌大个寝宫显得有些孤清凄冷。妇人翻转曼妙的娇躯,换了另一只手托腮侧卧,一双幽泓更是精光闪闪,不仅没有丝毫的困倦之意,甚至比之前更加精神了。

    她无法安睡是注定的,现在萦绕在她脑海中的问题真可以用千头万绪来形容了。国家行政虽说表面上还算稳定,然而实则早已暗流涌动,当前的局势真可谓外患而内忧。

    外患并非她所担心,尽管英西帝国已经连番攻占了武安西面三个州郡,但是她心里清楚以英西帝国当今老皇帝的性格,他是无法做出彻底灭亡武安这种决心的。相比之下,她如今最为担忧的则是国内的局势,虽然在自己强势甚至残酷的手段之下,众多大臣官员表面服从于自己的劝慰,然而从日前国内各地纷纷涌来的传言就可以看出,若非一些官员暗中策动,单纯的民众是不会做出那些举动的。

    当然,除了一些官员参与其中之外,她也清楚还有许多非政治层面的势力在加紧酝酿一场阴谋。一些常年潜伏在武安国内的各种组织是一方面,她更为重视的则是以神殿为代表的神族势力,有情报显示,目前武安国内暗中活动实力最强的就数他们了。

    她有种预感,与神族有关的一场风雨即将来临,她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她绝不允许任何阻挡她达成目的的因素存在!

    “娘亲,娘亲……”

    妇人正沉浸在恩谋之际,突然听到侧室小儿稚嫩的呼唤。她立刻调整思绪,翻身下榻,朝侧室行去。一瞬间从目光中流露出来的母性温柔,好似顷刻间便将冷清的宫殿都暖热了。

    “龙儿,龙儿怎么了,娘亲来了。”望着已经从榻上坐起,一双小手揉擦着惺松睡眼的孩童,妇人一副紧张关切的样子坐在榻侧问道。

    “娘亲,孩儿,孩儿害怕,害怕。”看清自己的娘亲就坐在跟前,孩童一下子扑进怀中结结巴巴地说道。

    “龙儿不怕,龙儿做恶梦了,有娘亲在,坏人不敢再来了,龙儿好好睡。”妇人轻轻拍着孩童的后背,极尽温柔疼惜地哄着他。

    看他稚嫩的模样,加之咬字都不甚清晰的状况,也就不过两岁左右,一双好似黑宝石的大眼睛纯澈洁净,模样甚是可爱漂亮。

    很快的,他在母亲的怀中渐渐呼吸匀称了起来,再次怀着母亲的安慰进入梦乡。

    而妇人望着孩童睡熟的脸蛋,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自从决定生下他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心就没有一刻不在犹豫中徘徊。她料想到了孩子出生而产生的种种问题,她甚至从决定留下这个孩子的那时起,就谋划好了所有一切,然而唯独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随着孩子的出生,自己不知不觉间发生的改变。

    如果说当初她下定决心留下这个孩子是完全出于她政治野心的需要,那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