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法斯特历五四年七月,随着大6各国6续参战,两大阵营对决的局势日渐明朗起来。

    法斯特、英西、鲁甸和云阳王为一个阵营,除却法斯特四面反击各国的侵略之外,其余各国则分别从腹背向武安、亚素和帕里发动进攻。而武安、亚素、帕里和楚越一个阵营,不但继续在推进鲸吞法斯特的步伐,他们国内也各自暗潮涌动,出现了一些令人警惕的苗头。

    英西帝国分兵向武安和亚素腹背发动进攻,一段时日以来可谓所向披靡,无力后援的武安和亚素只能强征国内新兵来补充军力,然而,刚刚强征而来的新兵如何能够跟训练有素的英西正规军作战呢?何况此番率兵出征的英西帅,是有着大6西6战神之称的韩信谦将军,在他好似艺术作品般的指挥之下,如今已经分别攻取了武安三个州郡、亚素四个边界城池的战绩,锐猛之势不可阻挡。

    而鲁甸大军如今已是攻取帕里三分之一的领土,三路大军齐头并进,锋芒直指帕里的都城,大有亡国灭种的气势。

    在此态势之下,三国国内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思潮。大部分是对出境作战的批评和不满,因为如今的态势已不再是国家政府所能隐瞒得了的。民众看到的只是由于自己国家的出兵入侵,现在召来对方的报复,眼看就有可能亡国,他们便只能将一通气愤发泄在政府身上。

    三国当中,表现最为激烈的,当属帕里了,因为广大的帕里民众最明确地感受到鲁甸大军的威胁,那些沦陷的民众最为清楚沦陷的苦楚,而那些还未沦陷地的民众怎能安心。在如此混乱的局势之下,加之又有有心人从中宣扬,民众便将所有这一切的根源全都归咎于政府,一些地方甚至都传出了揭竿而起的言论。

    如果说对于鲁甸大举进攻帕里,帕里政府还有名正言顺的藉口来发动广大民众抗击侵略,那么当凤舞军团和红骑军团将侵入法斯特地界的帕里大军赶出法斯特领土,并打着自卫反击的旗号越过帕里国境作战时,他们在民众面前便真的无言以对了。

    想当初是你帕里侵略法斯特在先,如今人家进行自卫反击,你还有何话说!但是对于广大帕里民众而言,不但面临东边鲁甸愈发强烈的进攻,如今南边也遭受法斯特大军的反击,那种由惊恐转变而来对政府的不满便达到了高峰。

    七月五日,帕里北方某重镇竟然政变,向外宣称要脱离帕里的统治,自行独立,并且派出使臣向鲁甸和法斯特通报这一情况,祈求建立外交关系。

    当然,法斯特和鲁甸见此情景,倒也乐得答应。先不说将来如何处理他们的问题,单是由此给帕里国内本就紧张的局势造成的影响,对这两个国家就非常可观了。为了配将这出难得的戏演好,法斯特同鲁甸都很有默契地向大6高调宣布,不仅要同帕里北方某重镇建立外交关系,并且还要施以援助,以提高他们在大6上的知名度和法性!

    这样一来,帕里政府可谓打碎了牙往肚里咽,虽然对外发布了严正抗议,不承认该镇的独立,然而面对法斯特和鲁甸两国的大军进攻,却抽调不出一兵一卒来镇压这股势力。

    正是见到政府飘摇欲坠的政权,一时间帕里国内纷纷冒出起义义军。有割据某地宣布独立的,有打着推翻无能政府收复国土的,也有干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