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自从割据西北,同武安和亚素两国大军交战以来,尤那亚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本想很快解决掉外部因素之后,集中全力解决同叶天龙之间的问题,然而谁知一和这两国交手,现在大家都身陷其中,谁也无法单方面从中全身而退。

    在看到叶天龙接连击败帕里大军和牵制住云阳神族,以及如今和入侵南疆地的楚越大军形成对峙局面之后,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好似都是这个男人越来越像法斯特法的皇

    帝,民众似乎也渐趋认同,恐怕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记得他这个堂堂正正的法斯特三太子殿下了!

    想起这些,他甚至都产生了同武安、亚素作的想法。然而,一来,权衡利弊,自己一旦那样做,无异于将自己置于全体法斯特民众的对立面,不利于自己的声誉。二来,在神族抛开自己转而加入敌对一方阵营之后,对方也不可能再同自己作,即使勉强达成某种和解,本质上也是对手利用自己多一些,而自己想要利用他们,简直是自欺欺人!

    因此,每每想到自己在这里消耗,他就心生烦躁和不安。

    这日,尤那亚同海鹰扬及帐下众将士议事完毕,已是掌灯时分。心有不快的他到寝院,连晚膳也没心思吃示,他唤来那两个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女人,发泄心中的积郁!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公孙大娘,她在尤那亚的眼中纯粹就是一个排遣泄愤的工具。如果说同为奴隶的辛蒂有时也是被发泄的对象,那么对于公孙大娘来说,她更多时侯却是尤那亚的帮凶配尤那亚折磨自己的帮凶!

    没有任何温柔的抚摸,更不可能有片刻的温存,卧榻之上,尤那亚好似一头发情的雄性猛兽,野蛮地撕掉公孙大娘身上本就不多的衣衫,操动胯下阳物直捣黄龙。任凭那身下女人在干涩疼痛当中嘶嚎,他只管耸动腰身,并不住击打女人俏嫩的肌肤!

    一旁的辛蒂也是自动褪光了衣物,紧贴着尤那亚轻抚厮磨,伺侯得男人好不舒坦。男人搓捏着身下女人的爆乳,极尽言语之能事,侮辱挑弄女人伤心之事,似乎如此这般他能够从中享受到不一样的快感一般。总之,直弄得公孙大娘身心俱碎,凋零不已。

    将一股白浊之物射进公孙大娘檀口之后,尤那亚仰身躺下,命令辛蒂接着用口侍弄。而公孙大娘却不敢有丝毫的休息,翻身为男人按摩起来,不时还要用小香舌挑弄他的乳头,以尽快激发起他新一轮的欲火!

    辛蒂俯身男人腰间,先是舐尽阳物之上的白浊,然后由下至上伸长了香舌舔挑,不时还发出吸溜的声响,淫靡至极!

    男人乌龙之上,渐渐又是青筋爆绽,如若擎天巨柱一般傲然胯间。辛蒂一边使唇咂唆龙头,一边腾出一只手在其根部轻轻套弄,如此整个身子都随着手口之间的动作上下起伏,偶尔发出一两响用力吸咂脱口而产生的砰砰之声,令人不难想像肉肉相碰所流露出来的爆弹劲力,好不淫荡。

    男人再度兴起,一把拉过抚弄自己的公孙大娘,令其仰面躺倒,自己则将刚刚被辛蒂套弄勃起的阳物插进其嘴,同时又使辛蒂马爬公孙大娘胯间,面朝自己,一边拿口再度吻弄自己,一边令其用手插弄公孙大娘私处,自己则挺动腰身毫不怜惜地压插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