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径直行至武雄义寝帐之前,叶天龙一看共有四名亲卫分列帐门两侧,他催动心意向玉珠传达了一道指令。顷刻之间,四名亲卫未发出一丝声响,只好似瞬间穿身而过一通电流,微微一抖之下便面无表情地僵立当场。

    四下顾未惊扰他人,叶天龙便一个闪身挑帘入帐。

    武雄义正在帐中宽衣卸甲,听得帐帘响动,他并未停下手中动作,大概是以为亲卫入帐送些酒食而已。

    但见他一副熊腰虎背的背影,一头虬龙劲爆的长发,两侧肩膀显出的精壮硕肉更是在灯下熠熠生辉,面还未见,单这副身材便已是令人浮想联翩。想在如此身之上的那副面孔到底是何模样,是如范铜那般悍蛮,还是似左岛近那般儒猛,端的是颇费思量!

    “东西放下,便下去吧!”武雄义解下了最后一片膝甲,头也不地说了一句。

    叶天龙并未做声,他停下脚步,还在味方才对此人第一印象的思呢!

    而就在这一滞的瞬间,武雄义突然脑子一凛,顿时闪过一丝莫名的慌惊之感。一种本能的反应,他抓起刚刚解至榻上的一口宝剑,一个连续平转,鞘随力飞,一道寒光闪闪的剑锋已至叶天龙颈前。

    叶天龙看得真切,也早已洞察先机,然而他并未闪躲,不过单是武雄义这一招倒也令他暗暗叫好。

    目光所及,武雄义剑锋所指,定定地望着叶天龙,只是来人一身厚重的盔甲让他一时有些无从分辨。

    如此僵持须臾,武雄义缓缓地收剑入鞘,将其随手一掷,那宝剑便似长了眼睛一般稳稳挂上帐壁。

    头,他淡淡一笑道“何方朋友造访,不妨直面相见!”

    “啪啪”几声,叶天龙双手鼓掌向前踱了几步,大笑道“哈哈,不愧是大名鼎鼎的‘费山之虎’,胆色果是超乎常人。”说着,叶天龙一把撤下头盔,将整个面目显现了出来。

    武雄义返身至榻前坐下,一双精目在叶天龙脸上扫过,恍然道“如若猜的不错,阁下应该便是白天率几名女子跃城而下,破坏我机弩方阵之人吧?”

    “将军果然好记性,确为本人。”叶天龙答一声,干脆拉过一把凳子坐了下来。

    “对于阁下此等手段之人,我武某要是还老眼昏花记不清楚的话,岂不是太看不起阁下这身本事喽!”武雄义心中疑问一旦确认,的确暗暗惊心,然而不愧为多年驰骋疆场的虎将,面上倒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沉重来。

    “既然如此,想必将军也知道本人此来的目的喽?”叶天龙翘起二郎腿,悠然问道。

    “可否让我知道是死于何人之手?”武雄义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就连说出这番话来的语气依旧是一种平静至极的感觉。

    “哈哈哈,将军此刻心中果是这样想的吗?”叶天龙根本就不相信面对死亡的威胁,武雄义真能表里如一,显出这副平静赴死的心。

    以他曾经混迹市井的经验,往往大部分人会在生命攸关的时刻,故意表现出一副慷慨之态好显得自己是条汉子。而往往如此便可以捡一条命,所以深谙此道的叶天龙理所当然这样看待武雄义。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