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这时,林外传来了一阵疾驰的马蹄声,左岛近那雄浑的声音响起。

    “大人,你在这里吗?”

    此时那个黑色的光罩已经消失,林中也慢慢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叶天龙扬声道:“把这一带围起来!给我仔细查!”

    喝令声响起,法斯特骑兵们策马在林外很快就布置了一个包围圈。

    “现在,你可以说一下这件事的由来吗?”叶天龙走到了看起来是头目的断臂鬼忍前面,“你是他们的头目吧?”

    “哈哈哈!”

    这个鬼忍突然间狂笑起来,看上去十分的怪异。

    这不免让站在他面前的男人产生出“这个家伙是不是承受不了失败而发疯了”的疑问。

    “别想从我的口中得到什么,你会为今天的多管闲事而丧命的!”

    断臂的鬼忍发出了恶毒的诅咒,更象是在对冥冥中的什么祈祷。

    明明是自己的手下败将,居然还敢恐吓,叶天龙心头火起。

    但他的愤怒很快就没有了发泄的对象,眼前的这个男人笑着笑着突然软倒在地上,再无声息。

    “大人,你没有事情吧?”左岛近大踏步进入林内,急切地问道。

    当他看到满地的黑衣人时,不禁脸色一变,“鬼忍!”

    叶天龙看看那些倒地的鬼忍众居然全都无声无息的死去了,而且有些开始消失了,不禁吓了一跳。

    “你知道他们的来历?”

    “是的!”左岛近轻叹了一声,道:“大人,我们离开这里吧!鬼忍众是不会留下什么的。”

    玉珠突然跃到了那个倒在树下的男人身边,他也已经化为一滩水,只有一块闪闪的玉牌留了下来。

    “都是因为他的缘故,我们才会莫名其妙地打上一场,就把这个拿来作个纪念吧!”

    玉珠把这玉牌拿在手上,翻看了一下。

    “走吧!”

    叶天龙和玉珠接过左岛近他们带来的两匹马的缰绳,下令收队营。

    身后的林中,所有的黑衣人都已经化作了乌有,只有他们留下的兵器在月光下闪烁。

    路上,叶天龙就忍不住问左岛近。

    “他们究竟是什么来路?鬼忍众,听起来这么诡异!”

    玉珠也好奇地策马靠近了他们,拿亮晶晶的大眼楮望着把胯下的骏马压得东倒西歪的巨人。此时的她象极了一个清秀的女孩,和方才在林中大发神威的女人是判若两人。

    “他们是来自东倭的忍者,青色的火焰标志说明他们是现在当权的鬼忍。他们国内还有一种叫天忍的忍者,他们的标志是蓝色的半月。”

    左岛近将自己知道的情况仔细向两人说了一遍,然后道:“他们一般很少出现在大6上,不知道这次为了什么事?他们中有好些高手,实力绝不容小视,大人还是小心为好!”

    叶天龙点点头,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