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王子殿下,请!”鲁图先继续向高奇敬酒,一副毫无察觉的样子。

    “哦,鲁先生请!”高奇被唤醒,又跟鲁图先碰了一下酒杯,“咕咚”一声饮下满杯美酒。

    酒过三巡,鲁图先看高奇的脸色开始红润,便放缓了敬酒的速率,毫不拘谨地吃一口小菜,开始慢条斯理说道:“王子殿下,此番我皇委派鄙人出访贵国,实为前来助王子殿下达成心愿,建立不世功业的。”

    “先生此话怎讲?”高奇大概是心里依然有些拿捏不准,明知故问道。

    “王子殿下还是放下心来吧,这个不会骗人吧!”鲁图先嘴角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枚金针向高奇递了过去。

    望着曾经在艾司尼亚,同叶天龙和鲁甸太子旦互立的信物,高奇终于彻底放下心来,既已如此,他也就再没必要藏着掖着,于是沉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贵国天龙陛下此时一定希望我英西帝国趁亚素、武安和楚越深陷法斯特战争泥潭之际,出兵攻打这三国后背吧?”

    真不愧为英西帝国王位最有力的竞争者,对当下大6形势可谓一语中的,然而,鲁图先却摇摇头道:“殿下所言即是,不过也请殿下明白一点,尽管目前形势对我法斯特不利,然而如若我法斯特上下一心,众志成城,要驱除外敌,倒也不是没有可能。而重要的是,当前三国深陷法斯特战争泥潭,他们已经无法退却了,这对殿下来讲,可是十分难得的机会啊!”

    “鲁先生,我也不妨直言相告,你要知道这件事情可是得冒很大风险的,一个不小心,轻者身败名裂,重者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乃至背负千古罪人的骂名啊!”高奇一番感慨,不过倒也是其心声。

    精明的冰血鬼族男人何尝未曾听到高奇已经动心,不过是还需要一把更加激烈的火焰刺激一下而已,“王子殿下,只要我们确立作大局,至于殿下担心的风险问题,我想我皇会从各方面给予殿下帮助。这样吧,殿下可能有些醉了,暂且歇息几个时辰,具体的一些问题,我们再择时详谈如何?”

    鲁图先说着,也不管高奇应允与否,又是举手轻拍几下,方才那位送酒女子应声而入,一双媚眼巴巴地望着高奇。

    随即,鲁图先又对从头至尾默不作声的申罡说道:“这位兄台,可否随鄙人出去聊一会呢?”

    摆明了,这是要为具有特殊爱好的七王子殿下和进来的这位女子营造一个独处空间,申罡迟疑一声,“这……”

    “没事的,你且下去吧,让本王好生休息一番。”眼睛不离那名女子的高奇,难掩迫不及待的心情,朝申罡挥挥手道。

    “遵命,殿下,属下告退!”申罡深行一礼,随鲁图先退了出去。

    出了房门,鲁图先正欲往前行去,却发觉申罡就站在门口,一副为人保驾护航的架势。

    鲁图先转身,故意提高了音量道:“这位兄台,想必王子殿下希望您能跟我离开远一点,那边已经备好薄酒,还是去那边坐坐吧?”

    申罡正欲开口绝,突然从房间内传出高奇的声音,“鲁先生叫你去就去嘛,一直待在外面,我怎么能休息的好!”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