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辛西雅连番找叶天龙不着,到正在后宫议事厅等候的于凤舞等人跟前,显得有些不好交代。

    之前刚刚接到各地来报,于凤舞便召集几位姐妹略作讨论,本想找来叶天龙跟国务秘书月如,然而派去的亲卫均未能找到。于是,辛西雅亲自出马,找了大半个无忧宫,恁是没人清楚皇帝陛下的行踪,也未打听到国务秘书的下落,悻悻到议事厅。

    辛西雅一脸的不快,好在于凤舞等人早就都见怪不怪,他二人之事就此作罢!

    原来,此番她们找他二人,还真有几件重要事情。随着叶天龙越来越明显表现出问鼎天下的决心,于凤舞她们再也不想像当初一样,许多事情在背后帮其决定,如此重大的事务,该是他亲自解决的时候了。至于那个国务秘书,没人怀疑她在政治上的能力,此中场,自然需要她的到场。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柳琴儿狐疑地问了一句。

    “应该不至于,可能他又偷偷跑出去猎艳了吧!”深知叶天龙本性的于凤舞微微一笑,轻描淡写道。

    “咦,老不正经的家伙,家里放着这么多美女,还要出去偷腥!大姐,你可真得管管他啦!”倩公早已坐将不住,一副气愤不过的模样说道。昨夜和几位姐姐力为叶天龙进行例行治疗,今天偷懒没有去天机研究院,前番听有要事相商,便跟大家一直待在议事厅里。

    于凤舞跟晨月和柳琴儿对望一眼,同时默契地笑了。倩公一看她们这副表情,更是不满起来,大有认定她们三位与那好色男人同谋的意思。

    “你们都误会陛下了,他并没有出宫……”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玉珠开口了,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她说至一半,俏脸也微微泛红起来。

    于凤舞跟晨月一看她的脸色,便猜到大致的情形。她们知道,玉珠跟叶天龙之间具有心灵联系,想来在辛西雅找叶天龙不着之时,她已经对其行踪感应到了,只是因为某种难以言说的原因,没有说出来而已。

    “啊?没出宫,那怎么辛西雅姐姐怎么找不到他呢?”倩公立刻追问,在她看来,宫里就这么大地方,能躲到哪里去,竟然连辛西雅等女神战士都找不到呢?

    望着于凤舞她们也投来询问的目光,玉珠微微垂首道:“陛下他刚刚跟月如小姐在一起。”

    看到玉珠这副模样,就是再迟钝的人也清楚是怎么事了。如若没有别的问题,以往他跟国务秘书一起,玉珠也绝不会以此种难以启齿的神态来叙说这件事了。

    于凤舞跟晨月似乎早有心理准备,表清显得相当平静。

    倩公却捉狂了,激灵灵转了转眼珠子,一副恍悟的模样,咒骂起她心中的坏男人来,“哼,真是色心难改!他终于忍不住向月如姐姐下手了,坏透透的男人!”

    “想开些吧,身为皇帝后宫,还是要逐渐习惯这种事情!”柳琴儿以一副无所谓的口吻插上一句。

    “好了,既然是这样,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吧!”于凤舞似乎并不想大家在此问题上纠缠不清,挥挥手示意大家坐拢,继续分析前番讨论的事务。

    话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