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在无忧宫的大广场上,法斯特的皇帝为叶天龙举行了盛大的送别仪式,连神殿方面也派出了司教级的人物出席了这次活动,真不知道是使命的重要程度,还是这个一夜之间成名的男人的吸引力,反正这样的待遇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了。

    这天,安德列三世先是在太和殿赐宴,亲自为叶天龙赐酒,然后率重臣和叶天龙一行人在神殿派来的司教的持下拜祭法斯特的立国之神,待遇之隆重让许多人为之咋舌,而尤那亚更是怒火中烧,这么一个男人居然如此得父皇的宠心,这样下去如何得了?

    而吉里曼斯则是更加坚定了要拉拢叶天龙的心志,虽然他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只重视后果的他自然知道有叶天龙的帮助,他在与三太子的斗争中很有胜算。

    纷扰半天,直到近午时分才算是正式出发。

    叶天龙自从出生以来,还从来没有这般风光过,法斯特国中有头有脸的人都出场了,王公贵族,众多大臣们一一向自己敬酒,他心中的得意,那是不用说了。

    他对这个年迈的老头不由产生出极大的感激之情,浓浓的知遇恩在他心中涌起。一时间,真是要他赴汤蹈火也是不皱眉头。

    叶天龙意气风发的望着身边全副戎装的众女,他对完成使命有着无比强大的信心,仅仅是在自己的国家内迎接一个送亲使团,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没想到自己到帝都短短的几天内,不但大大的出了名,还收了一个强力的手下,一个绝对是万中无一的高手。想到这里,他的目光落到了立马在旗门下的左岛近。

    巨大的身躯包裹在玄色的盔甲之中,背上的六尺巨剑散发出可怕的气息,叶天龙知道这剑的厉害,当他第一眼看到这把剑,也不禁被吓了一跳。据认识此剑的柳琴儿讲,这就是传说中由天机族的铸天师耗尽毕生精力所制的六大神兵之一的巨阙剑。真不知道为什么这剑会落入默默无闻的左岛近手上。

    一离开艾司尼亚,叶天龙便催动军队,沿着官道浩浩荡荡往此行的第一站禹州进发。他们要在那里接待从武安来的送亲使团,然后再一路护送着返帝都。

    配给他的副手是一个精明的中年将军,叫冲。这一路上,他将行军事宜安排的井井有条,让叶天龙省却许多麻烦事。而他和左岛近也是一见如故,两人在许多方面很有默契,到了后来,反倒是身为将的叶天龙变得无所事事,整天和柳琴儿,玉珠她们混在一起,让下面的士兵感到这个将的水平实在不高。

    可这个当事人似乎是缺乏一颗羞耻心,根本没有感到这有什么不对的,照样轻松过日子。

    行了几天,柳琴儿终于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身为将居然会这么悠闲,难道没有听到下面士兵的议论,说他只是个游手好闲的男人。

    叶天龙毫不脸红的答道:“他们做的比我好,与其给别人添麻烦,不如放手让有实力的人尽力而为,是我一向的做法啊,我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柳琴儿听罢先是不悦,仔细一想,不禁释然,与其自己做的一塌糊涂,不如交给有此才能的人士做,只是叶天龙的做法与这个时代的人们不同罢了,没有人会愿意承认自己的水平不如别人,因为这会导致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