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不祥之感瞬间闪现,秦仲达脑子里第一个想法便是撤要塞。

    “……”

    然而,撤的指令刚发出半截,只听得左右两侧杀声震天,密集的箭矢已是铺天盖地而来。

    卸甲欢呼的将士哪里想到自己攻陷的是一座空营,大部法斯特军先锋营士兵埋伏在两侧的裂石堆中,此刻突然遭遇疾风骤雨般的箭雨攻击,许多将士还未来得及防御便已成为箭下冤魂。

    顿时,秦仲达亲率的五千轻骑兵乱作一团,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防御。轻骑兵为突出突击优势而精简的装备,此刻变成了箭雨之下毫无保障的丧命符。

    “活捉秦仲达……”埋伏在左右两侧的法斯特士兵高喊,但是箭矢却一刻也没有停止。

    “去!”秦仲达掉转马头,高举重枪,大吼一声。

    经此惊雷一般的怒吼,乱作一团的轻骑兵才如梦初醒,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挡住雨点般的箭矢,向要塞大门冲去。

    虽然仅仅是数步的距离,然而此刻对于从法斯特军伏击当中脱困的秦仲达部将士来说却显得是那么漫长。也难怪他们有此感慨,毕竟在如此状况之下,迟一秒钟撤要塞就多了好几分被法斯特弓箭手毙命的概率,因此,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队伍前面有何不妥,一味打马往前狂奔!

    直到前面一阵人仰马翻的波浪传来,后面的将士才发觉冲在最前的将士中了伏击。秦仲达被亲卫护在阵中,一看这副情景立马明白了过来,原来在自己踏马捣毁法斯特军空营之时,法斯特军已经切断了自己的后路,完成了三面包围的态势。

    这一招不可谓不高明,想他率部冲出要塞之后,为防小股敌军偷袭便下令关闭要塞大门,而在半夜如此黑灯瞎火的情况下,要塞里的军队根本不可能分辨清楚外面的情况,要指望要塞出兵援助已是断不可能、因此法斯特军便大胆将断后伏击地点设在自己的要塞大门之外,这对自己来说,简直是极大的耻辱!

    眼看着以自己为中心的骑兵团越来越小,如若不快想办法,他堂堂云阳第一虎将秦仲达莫非真要在此阴沟翻船?

    心念电闪而过,为今之计只能不惜一切代价强行突破前方伏击,只要能到要塞,一切还可以从长计议。

    “将士们,冲啊!”秦仲达大吼一声,为全体将士打气。

    与此同时,法斯特军担负左右两侧伏击任务的士兵已经完成弧形包围,加上在要塞口断后阻击后撤秦仲达部的士兵,眼下马上就可以形成一个完整的包围圈,已经被消灭近一半的秦仲达部轻骑兵再想从中逃脱,恐怕不会那么容易。

    而在第一波放倒撤轻骑兵之后,断后伏击队马上紧缩阵形,一排专门对付骑兵的长戟阴森森地对准骑兵竖了起来,对方如若往前硬冲,无疑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此时,在原法斯特军先锋营后不到半里的地方,云飞将军正站在一块凸起的大石上密切关注战场的变化。他的嘴角微微笑着,很显然,对于先锋营完全贯彻自己的战术意图而取得的效果很满意,犹如长龙一般游弋在秦仲达骑兵外围的先锋营将士看来已经缠住对手了,他在等待时机,因为在他身后,他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