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想起当初,于凤舞就是听王师的什么狗屁方法,要除去自己身上的魔性,第二疗程简直就是要他小命的煎熬,现在想起来就让人不寒而栗,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怎么王师这次来,又提起这事了呢?

    “陛下,你先别激动,先听听老师怎么说的嘛!”见叶天龙一副避祸的架势,于凤舞展开一副柔媚的笑靥,柔声劝慰道。

    “还能怎么说,不就是一心要除掉我身上所谓的魔性嘛!”叶天龙望着于凤舞殷切的眼神,虽然对除魔的痛苦心有余悸,然而知道自己这个大老婆一心都是为了自己,尽管嘴上倔强,可是心里已经软下了几分。

    “陛下,你怎么这么跟大姐说话呢?”见叶天龙对于凤舞话有不满,晨月插了一句。

    其实,对她来说是最清楚不过了。

    当初王师说到叶天龙身上魔性问题的时候,她跟于凤舞都在场,也深刻地意识到如果任其发展下去,真难以想像会发生怎样的后果。于是,也才有了第一疗程结束之后,于凤舞出征之际交代她负责叶天龙的第二疗程。可是当第二疗程才进行了几天之后,对于叶天龙那撕心裂肺的痛苦,她也感同身受,最后竟感性地做出了不再继续服药的决定。

    这一切怎么可能瞒过征战归来的美女战神的眼睛,可是从来到现在,于凤舞却对此绝口不提。诚如她曾经猜想的那样,于凤舞或许也是因为无法面对第二疗程的那种痛苦才选择外出征战,既然自己做了那样的选择,于她来说当时或许也一样。所以,她更加清楚于凤舞是处在矛盾和痛苦当中的。

    叶天龙也后悔以这副腔调跟于凤舞说话,不过他马上找到了发泄对像:“王师,你又有什么鬼意,赶快说出来吧!”

    “呵呵,果然像传言的那样,你小子对自己的命看得很重嘛!”王师并不生气,而是一放茶盏,笑呵呵地朝叶天龙走来。

    “废话,当然要看重了,否则我怎么疼爱我这些美人。”叶天龙满含情意扫了众女一眼。

    几位夫人都被他这没正经的话逗得娇羞不已,一个个心底里也都涌上浓浓的暖意。

    虽然眼前这个男人一直被人指称没有一点正经,不过她们心里都十分确信,他的确像他说的那样,对待身边几位美娇娘真是好的没话说,这也正是她们心甘情愿死心塌地追随他的原因。

    “你也不问问我具体说什么就如此抗拒,这可不像是一个登临上位的帝王的作风哦?”王师在叶天龙身边坐下,一副若有所指的样子慢条斯理道。

    “是啊陛下,适才老师跟我们讲,说这次见你跟上次有很大的不同哦!上次见你,远远就能感受到你身上不断强大的魔性,然而这次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你的功力精升不少,然而却并不像以往魔性也大增,刚才我们就是在讨论这个问题。”晨月也附和着王师说道。

    下午王师独自来就跟她们说了这件事,这才勾起她们的恩绪,难怪这些日子好似温和了许多,还以为是没有仗打,将他的魔性暂时压下去了呢!

    “什么什么,这么说,是不是不用吃那痛死人的药啦?”叶天龙眼中精光大盛,听晨月言下之意,他似乎可以不用再担心那种驱魔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