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两个以法斯特帝国为舞台,以帝国皇位为彩头的男人会面,对叶天龙而言,便如此突兀地来临了。

    两人不禁一惊一答之后,尤那亚一如他曾经高高在上之势微笑着望向叶天龙。尽管此次他并非身着华服,然而一头略卷如波浪般的金发,衬着他那发出白玉般光华肌肤的脸庞,加之依旧那副挺拔笔直的身形,使得他那英俊潇洒的高贵之风依然如故。似乎从他离开高位出走艾司尼亚以来,各种磨砺对他没有丝毫影响一般。

    而转念之间,叶天龙心中已经迅速闪过一个感触:不愧为法斯特帝国最为优秀的皇子,除了心胸狭窄之外,不能不说是一位雄才大略魅力十足的男人。虽然他很清楚,他跟尤那亚之间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朋友,然而对于尤那亚此次能够只身前来艾司尼亚,竟然令他产生不小的敬佩!

    不过,对尤那亚而言,此次一见叶天龙也令他不禁暗暗吃惊。这个从一开始就被自己瞧不起的市井男人,身上竟真的显露出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这在以前他绝对不会多看一眼的男人,今天却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引力一般,不得不让他的目光短时间内无法从这个男人身上收来,同时心里嘀咕一声: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因为他坐上了法斯特皇位的关系吗?

    其实,二人的心理活动一闪而过。招呼过后,尤那亚与雪山老人以自居,将叶天龙与王师二人让进屋内。

    拿眼随意一扫,便可见该屋内装饰经过入住此间的“柔骨媚女”舞家一番临时布置。除却原先配就的桌椅案几、居饰玩件之外,墙上多了几幅楚越风格的挂饰,垂梁而下加装了几对风靡大6的楚绣帷幔,使人置身其间,便平添几分温婉与柔媚之感。简简单单的点缀,一向有所偏好的男人思想,自然而然就转到了下榻此处大6七大歌舞名家之一“柔骨媚女”那里。

    四人坐定,一位踩着细步的清纯侍女适时为四人端上茶来。从她从容不迫看待尤那亚他们的情形来看,想必其人“柔骨媚女”与他们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而该侍女在为叶天龙奉茶之际,不觉偷偷多看了他几眼。尽管严格说来,该女并不可能入他法眼,然而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的男人为此倒也心情爽哉。殊不知,人家只是好奇他这个名噪大6的法斯特新帝,同时也可能是为了她的人事先探眼一二而已。

    待到侍女退下,未等两位当事人开口,王师与雪山老人倒是很有默契地端起茶盏踱步窗前依几而坐,若无其事地赏起窗外的风景来。

    剩下的二人,互看了一眼。

    叶天龙放松似的哈哈一笑,一指茶盏道:“三殿下请用茶!”

    尤那亚微微一笑,端起茶盏优雅地呷了一口,放下茶盏,好似兀自盘算一般轻轻摇摇头道:“我们两个就不要绕弯子了,既已见面,还是开门见山吧!”

    虽然知道对方一定在打自己的算盘,然而既然家中内阁以及朝中都同意此次和谈,叶天龙也不想跟他在别的事情上面计较,于是一拍手,朗声道:“痛快,既是和谈,我们就没必要再去纠缠过去那些事了。说吧,三殿下,你是怎样的想法?”

    尤那亚突然收起笑容,严肃道:“你我都清楚,我们两个不会成为真正的朋友,你我之间的那一战,迟早都会在法斯特或者说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