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二十七日的入暮时分,一支庞大的车队驶进了艾司尼亚,看到车队前面行道旗上的徽号,人们无不为之精神一振,大6上七位歌舞大家之中排名仅次于月如的嫣无双终于也抵达艾司尼亚了。

    嫣无双,十四岁时出道,在云阳王的一次国宴上崭露头角,随后开始在大6上巡演,靠着一手出神入化的玉笛,被人称为玉笛飞仙,因其出身云阳,甚至被誉为云阳之国宝。

    五年前,嫣无双曾经应安德列三世的邀请来到艾司尼亚,在无优宫的一曲“春华无双”可以说是惊天动地,据说当时在场的众人全部久久说不出话来。

    下榻在月如早已准备好的宾馆后,嫣无双的拜帖便被专人送到叶天龙的案前。

    “好大的架子,居然让我去见她!”手拿着嫣无双的拜帖,叶关龙不禁摇头啧啧称奇道。

    “当然啦,本来每一位歌舞大家都是有自己的脾气和性格,而嫣无双的脾气更是我们七个人当中最大的一个”月如微芙着对叶天龙说道:“要不要我陪你一起过去拜访一下嫣无双?”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难道还怕见不到她吗?这里还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你去处理,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小事上了。”

    拒绝了国务秘书的提议后,有很多宽余时间可以浪费的男人整装出发了。

    听月如来说了清祝之后,于凤舞和晨月她们不禁同时摇头苦笑。

    柳琴儿则忍不住责怪月如道,“你不应该让陛下前去宾馆见嫣无双的,再怎么说,这也不符国礼的。”

    “琴儿啊,你难道还不知道我们这位陛下的脾气吗?”在一边的于凤舞放下手中的文件,抬起头来笑道。

    而一旁的晨月更是连头也不抬起来,随口说道:“能够这样的摆起架子还真是相当有趣,嫣无双她实在很懂得男人的心理,尤其是我们的陛下还是一个好奇心严重过剩的男人呢!”

    叶关龙抵达嫣关汉交下榻的宾馆时,已经是华灯初上,艾斯尼亚的街道上处处都是灿烂的灯火,恍如天上的繁星。

    一边感叹着晨月和月如她们的治理手段,叶天龙一边大摇大摆走进了宾馆。

    虽然这间宾馆的外面看起来并不出色,但内进的房舍,却别有洞天,一切的家俱陈设,皆是名贵的珍品,连客厅中的字画,也都是出自名家的手笔。可以说,为了准备六大歌舞团住宿的地方,月如也花费了不少的心血。

    站在宾馆的客厅中,叶天龙不禁产生出一种身入豪门的感觉,上面的大师椅都是梨花木雕花的,长案古色古香,盆栽的鲜花异香扑鼻,旁边橱架上的古玩更是艺术珍品。

    灯火明亮,用的都是七柱的名贵烛台,比起规定皇室专用的九柱烛台仅仅小一号而已,而且这些烛台古色古香,显然是出自名匠之手。

    虽然对于眼前这些琳琅满目的艺术珍品并不了解多少,但叶天龙还是忍不住仔细斥欣赏起来因为它们至少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令人的心情也不禁平静了许多。

    正在打量之际,叶天龙听到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是两个人。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