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虽然将尤那亚的军队杀败了数阵,但是丽蝶也无法一下子完全击溃对手,因为随着战线的拉长,叶天龙方的补给出现一定程度的困难。

    相对于控制了法斯特大部分领土的尤那亚来说,叶天龙仅仅控制着为数极少的州郡,而南方的诸州也刚刚平定,无法给叶天龙方更多的帮助。

    而尤那亚治下的许多州郡,都是他苦心经营多年的领地,加上帝国各地的诸侯出于各种不可告人的原因,纷纷出力支援尤那亚,因此,在整体的力量对比上,叶天龙是完全处于下风的。

    即使尤那亚打败了,也能够在短时间里获得兵员和物资的补充,而丽蝶却只有精打细算,充分利用好手中的资源,尤其是最近解州的叛乱,叶天龙最大的后勤基地青州一时无法直接向艾斯尼亚输送兵员和物资,使得处于两线开战的叶天龙一方更加没有办法了。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庆计率领的部队终于完全控制了离源州,根据所掌握的情势来推算,三个月后,离源州这个法斯特著名的粮仓就可以为叶天龙充足的粮草补给。

    说来也奇怪,叶天龙他们不动向尤那亚发动攻势,尤那亚他们也似乎停下了进攻的脚步,燃烧在法斯特帝国境内的战火,好像一下子熄灭了。

    面对如此难得的安静,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轻松,其实大家都知道,艰苦的大战还在后头,一时之间,叶天龙和尤那亚双方的密谍满天飞,尽量收集对方的军队和物资调动情况,为即将到来的恶战做好一切准备。

    而对于叶天龙方来说,当务之急便是解决解州克洛斯的叛乱事件,好让青州的兵员和物资更快的输送到帝都艾斯尼亚来,这一点,身在解州的计无咎是最清楚的,尤其是他在受到天龙密谍传来的密件之后,更是心急。

    自从那天见过克洛斯之后,计无咎一直被安置在解州最后的宾馆里,等候科洛斯和他的部下商议的结果,但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科洛斯却还是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态度和答复。

    轻轻的叩门声响起,三长五短,是计无咎十分熟悉的暗号。

    十分沉稳的拉开房门,计无咎将站在门口的宾馆服务生让了进来。

    “先生,这是您要的茶水,来自青州黄峰山的顶级红茶。”年轻的服务生高举手中的茶盘,神态恭敬的对计无咎说道。

    “很好,把茶水放到里间。”

    因为是最后的上房,计无咎所在的客房包括了两个可以睡觉的里间和一个会客的外间,计无咎在伸手为服务生指方向的同时,另外一只手将房门关上。

    “龙稳九地。”把茶盘放到桌上后,服务生的双手快速的打出了一连串的手势,同时低声对计无咎说道。

    “这一次又是什么事情,居然会这么急着找我?”

    计无咎的话语之中略带不满,也难怪他感到不悦,因为之前刚刚和化身为服务生的天龙密谍接触过,这么快又派人来找他接头了,这样的接触频率弄不好会让暗中监视他的人起疑心,从而可能会引起天龙密谍苦心部署的情报暴露。

    “是十万火急的口讯。”服务生一边把倒茶水的动静弄的很大,一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