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两人在镇上引起的轰动也早已传到了税关,见到叶天龙和龙灵儿居然大模大样的走进来,税关里值班的税吏无不感到一阵惊愕。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如此无礼的进来?”

    一边说着,两个税丁上前就要动手轰人了。自从税关成立以来,还没有一个穿着贫民衣服的人敢不经通报就直闯大堂的。

    叶天龙的手一挥,两个自不量力的税丁便飞到了一边的墙角。

    叶天龙毫不客气的上了大堂,在最上面的椅子上坐下来,对一旁看傻眼的税吏和税丁喝道。

    “快把你们这里的税吏长叫来。”

    感觉到来人的气度非凡,一个脑筋转的快的税吏连忙制止了其他人的举动,很快将住在后面的税吏长找了出来。

    等到老于世故的税吏长老到叶天龙的面前,仔细一看,顿时把税吏长吓得双腿发抖,一下子就跪倒了。

    知道这个税吏长看出了自己的身份,没有等到税吏长喊出来,叶天龙便飞快的封住了他的嘴巴。

    “不许说出来,你快点给我准备两匹最好的马,我们马上就要赶路了。”

    精通世故的税吏长用力点头,他的动作还真的是飞快,片刻功夫便备好了两匹快马,然后对叶天龙低声禀报,他在旁边的泗阳酒楼已经订下了房间和酒席,同时让镇上最后的裁缝带着最好的衣裳到泗阳酒楼等候了。 ”

    对于税吏长的安排,叶天龙十分满意,他能够在极短的时间里面想的如此周到,的确是一个人才。

    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澡,换上干净的衣裳之后,叶天龙和龙灵儿便决定到泗阳酒楼的外堂进食。

    泗阳酒楼,未到吃饭的时间,却也坐了不少的人。

    在税吏长预定的座头坐下,叶天龙开始环视四周。他和龙灵儿是坐在靠窗边的一副座头,显然这里是相对高级的位子,座头和座头之间相隔都比较远。

    在叶天龙左边,是侧方相连的另一座食厅,一位明眸皓齿的少女正和三个士绅打扮的中年人同桌进食。少女的罗衣胜雪,姿容脱俗,慢条斯理的进食,举止像极了大户人家的高贵小姐,不过她小蛮腰上挂的宝剑却透露出她不是一般的普通女人。

    而在另外一边,八个身穿骑装的粗豪大汉也正在闹哄哄的进食,这八人一个比一个出色,高大雄伟,气势逼人,下然都是拳头站人,胳膊跑马的英雄好汉。

    酒菜是草已准备,因此叶天龙和龙灵儿一落坐,伙计便开始奉上丰咸的酒菜。

    “咦,那个男人是不是叶天龙啊?”

    正在埋头进食的叶天龙耳朵里突然飘来了一声极为细微的问话,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居然还有人认出了自己的身份,顿时让他的心生警惕。

    叶天龙迅速的抬起头来,对面的龙族美少女也正在以一种惊讶的眼神望着他,两人更加用心的留心分辨声音传来的方向。

    “小声一点,他真的就是在法斯特刚刚自称皇帝的叶天龙。”

    现在叶天龙发现了声音的来源,居然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