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心神电转,冰血鬼族的男人脑海之中转过了无数的念头,但是每一个想法刚刚升起,便被他马上否决掉了,毕竟“柔情缚身,黯然化骨”是极为难以对付的一门奇术,当初创立的时候,就是为了对付神族的绝顶高手,因此,期间的凶险绝非常人所能够想像的。

    叶天龙的脸色渐渐转变,先是变得通红,接着苍白,然后发青,每一次的转变,都代表着他渐渐落入下风。

    旁边的女神战士在制住月舞宫之后,早已冲到了叶天龙的附近,但是跃跃欲试的她们比起冰血鬼族的男人,更加了解“柔情缚身,黯然化骨”的厉害,虽然说这一门可怕的奇术对于她们来说是没有效果的,但是她们曾经听说过,也亲眼看到过神族的不少著名高手就是丧生在“柔情缚身,黯然化骨”之下。

    “以血引路,愿以吾魂开门,不死之怨念召来,含冤之鬼魄出来……”

    转过万千的念头,冰血鬼族的男人神色一厉,猛的深深吸了一口气,原本就缺乏血色的脸庞更加苍白可怕,他一边轻轻的念动咒语,一边飞身掠到场边的护卫士兵身边,扬手便抓起两个,双臂轻振,两个可怜的士兵全身经脉立时寸断,每一寸肌肤迸裂,鲜血飞溅,成为可怕的血人。

    凄厉的喊叫,就像是地狱的厉鬼现身于人间,大厅之中阴风阵阵。

    一声厉喝,鲁图先抛出了手中的两个血人,两团翻滚不休的血光以两道诡异无比的路线飞向了正在全力施术攻击叶天龙的香玫。

    看到如此可怕的场面,所有的护卫士兵无不发出惊惧之极的惨叫,冰血鬼族男人的可怕和无情终于让他们亲眼见到,亲身体会到。老实说,看到如此的场面,胆子小的人,甚至连走路都感到双腿发软。

    鲁图先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对于他来说,任何人的生命都比不上他所决定效忠的君,即便是要献上他自己的生命,也绝不吝惜。

    一决定动手,就没有再犹豫和思考的机会,也没有丝毫的停顿时间。

    冰血鬼族男人的双手不停的抓起场边的护卫士兵,每一个到了他的手中,全都变成了可怕的血人。

    要破“柔情缚身,黯然化骨”这一门奇术,就必须反其道而行之,采用冤魂怨念以及血煞来冲击施术者的心神。因为建立在绝世媚术之上的奇术“柔情缚身,黯然化骨”,最大的忌讳就是人心之中的怨念。

    虽然说从来没有一个人破解过“柔情缚身,黯然化骨”这一门奇术,但冰血鬼族的男人毕竟也是曾经深入的研究过对策,更重要的是,他也听说过一些关于这一门奇术的优劣之处。

    无辜的护卫士兵,被鲁图先这样当作肉体武器,自然心中的冤屈和怨念就最为炽烈。这些人的怨念在鲁图先的法术之下结在一起,那种无处发泄游走的冤魂之气是极为可怕的,更重要的是,鲁图先还加上了自己的血来引路,用自己的心神来控制引导。

    其实这样的作法,对于鲁图先来说,也是非常凶险的。毕竟他也是在用自己的全部心神和精力来施展骇世的法术,他的精气神已经全部落在他所引导和控制的冤魂血煞。

    丝毫的差错,就会导致冤魂血煞的反噬,让他自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