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随后的几天时间,叶天龙渐渐发现,消除魔性的治疗,非但带给肉体越来越大的痛苦,还有一个更严重的副作用,那就是他体内的力量也随之在慢慢减弱。

    这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因为叶天龙的武技得到了成倍数的提高,所以他的实力减弱,别人一时还看不出来,但是叶天龙他自己却十分清楚。

    这样的发现让他不禁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如果真的有一天他身上的魔性被完全化解了,那么他的力量是不是会随之消失,从而将他打常人的原形?

    在叶天龙身边的人,也明显感受到了叶天龙心理的变化,他的喜怒无常让众人有些不安,尤其是那些对他不太熟悉的臣子,更是对这一位新任的皇帝产生出一种恐惧感。

    只有在叶天龙身边至亲的诸女,明白到叶天龙的这种变化,实在是因为受到太多痛苦折磨的缘故。试想如果有一个人,每天都要受到一次令人魂飞魄散的痛楚折磨,那么即便是脾气品性再好,他也会变得急躁,变得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基于上述的认知,叶天龙身边的诸女都尽力去做叶天龙喜欢的事情,让叶天龙感到高兴,让他能够得到尽可能多的安慰和快乐,从而希望能够帮助他减轻一些治疗时候的痛苦。

    尤其是忠实执行于凤舞治疗计划的晨月,她心中的愧疚和不安,随着叶天龙日渐增加的痛苦,也在变得越来越大,但是一想到这是为了叶天龙和大家的未来,她也只好咬牙硬起心肠,继续她的每一天的进药。

    现在,她只是希望,能够早日结束这一个疗程的治疗计划,也好让她的心理负担能够获得释放。有时候想想,她甚至怀疑,于凤舞带着柳琴儿等人离开帝都艾司尼亚,也许就是为了避免见到叶天龙因为治疗所受到的无边苦楚。

    身在痛苦之中,时间也似乎过得要慢许多。

    第二个疗程才过了七天,叶天龙就觉得自己好像经过了七个月一般,现在他每天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确认一下自己的力量到底减了多少,然后再去享受绾贞为自己精心烹制的早餐。

    这一天早上,叶天龙醒来之后,照例是要起身确认一下自己的力量,但是见到绾贞伏在自己的怀中,正沉沉入睡,乌黑亮丽的秀发散落枕上被上,衬托得她露在被外的粉藕般雪白的手臂更是动人心弦。

    叶天龙不忍心惊醒怀中的娇人,便伸手环抱着绾贞,正想再小睡片刻,不料他的手臂动作却惊动了绾贞。

    “嘤咛”一声,意态慵懒的在叶天龙怀中翻身,绾贞睁开了眼睛。

    眨眨眼,见到阳光透过窗户射入房间,绾贞不禁猛的一下子将被子掀开,从床上坐了起来。

    “糟糕,糟糕,要迟了。”

    绾贞一边念叨着,一边伸手去抓床边的衣裳。不想那青春焕发,峰峦起伏的美景和粉嫩腻滑的晶莹椒乳完全落入了身边好色男人的眼中。

    “怎么啦!为什么这么慌慌张张的?”叶天龙忍不住伸手将绾贞抱在怀中,一边亲吻着她那嫩滑的粉颊,一边在她的小耳边轻声问道。

    “去给陛下您做早餐啊!”绾贞想也不想,十分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