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什么?克里夫要与叶天龙决斗!”不管是吉里曼斯还是尤那亚一听到这个消息都是一脸的不信,但接下来的反应两人是各不相同。

    马可布威嘴巴一撇,冷笑道:“那个家伙还真是有意思,才到帝都居然就和克里夫约斗。连我都没把握击败克里夫,叶天龙倒真会是找对手啊!”

    尤那亚的心中先是一喜,又不禁后悔自己的决定下得太快了,可能那个大代价白花了,也许用不到那招棋,他的心愿就已经达成了。

    吉里曼斯则是顿足大骂,道:“叶天龙也太不知好歹了,居然会和帝都四剑客中以快剑出名的克里夫决斗,真是找死啊!枉费我的一番心机了。”

    杰夫特阴阴一笑,道:“大人多虑了,其实这战无论输赢,我们都是有好处的。叶天龙胜了,他就得罪了中立的一派,因为克里夫的父亲是中立派的重要人物,他只有选择加入我们了;如果他败了,则说明他不值得我们下气力去拉拢,省得白费本钱。”

    这一番话说得吉里曼斯转怒为笑,连连点头,对杰夫特大加赞赏。

    在府的路上,摇着军扇的乔给沾沾自喜的杰夫特浇了一盆冷水。

    “大人以为左宰他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吗?”

    杰夫特闻言心中一惊,抬眼望着这个来自冥数教的高手。

    “那头老狐狸早就心中有数了,他在故意装傻呢!”乔接着说出自己的看法,“说不定连这次决斗也是他安排的呢!”。不过这一点,他倒是将吉里曼斯高估了。吉里曼斯是想过要试试叶天龙的身手,但还没有这么快,这突发的事件倒让他省了不少心。

    现在吉里曼斯正接到一个让他更加高兴的消息,问剑斋的人两天内就要到达帝都了。他是在密室内接待了为他传递情报的甘宗明,因为甘宗明是他的另一颗棋子,一颗在暗处的伏子。

    望着略显忧郁的甘宗明,吉里曼斯语带关切地说道;“怎么啦,身体不舒服?”

    甘宗明恭敬地施礼道:“大人,他们这次总共来了十三个好手,都是剑的得意子,无不是以一挡的好剑手。”

    吉里曼斯满意地拍拍甘宗明的肩膀,说道:“这件事你做的很好!她有没有起疑心啊?”

    甘宗明犹豫了一下,说道:“没有!”

    “好!好!”吉里曼斯望着眼中满是期待的甘宗明,心中暗笑,但脸上还是十分关切的,说道:“她在后面等你呢!快去吧!”

    甘宗明大喜道:“多谢大人!”。说罢,如一阵风般冲出密室。他没有看到背后的吉里曼斯眼中那一丝怪异的神色。

    ※       ※       ※

    无忧宫的后花园,九曲桥西侧的秋千架上坐着一个容貌清丽的少女,面如芙蓉,柳眉淡淡似春山,双眸盈盈恍若一弯秋水,冰肌玉肤欺霜赛雪,秀目灵动间华贵之气显现。最让人惊奇的是她晶莹嫩白的纤指上戴着一个黑玉指环,要知道这种指环全大6也不超过十个,它是经魔法公会的长老大会严格考核后颁发给大策法师的。

    在风月大6上会魔法的人基本上可分为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