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随着时间的流逝,左兰心的呻吟声渐渐大起来,身后这个可怕的男人所具有的惊人体力和野性,让她的脑子也慢慢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听到身下的美丽大祭司终于开始出声,叶天龙更是得意万分,冲击的力度和速度也愈发提高,真个是虎虎生风,狂进猛出。

    这几下手段施展开来,即便是淫妇荡娃,也只有在床上投降的份,何况是刚刚失身的清纯大祭司。只片刻的功夫,左兰心便开始娇喊连连,婉转呻吟,说不清她到底是苦是痛是痒是麻是酥是辣。

    初开的玉户内春潮狂涌,随着玉柱的进出发出了阵阵的唧唧声,火热的玉柱上满是湿滑粘的春水,在又紧又窄的处子幽深之内翻江倒海,被那里火热腻滑的玉壁紧紧裹住,又吸又吮,感觉就似上天一般。

    低头看到那雪白丰隆的双丘之间,黝黑粗壮的火热在进进出出,嫣红玉润、粉嘟嘟诱人的花唇由于巨物的强暴而被迫无奈地张开,艰难地包含迎著那粗大无比的火热玉柱,叶天龙的淫心大快,动作也更加生猛,更加激烈。

    一千多抽之后,叶天龙感觉到身下的娇躯在轻轻的颤抖,蜜壶之中的嫩肉也在不停的收绞,那种紧箍缠绕的力度,是他前所未遇的,即便是他的心神也似乎要被吸啜过去。

    “当真是下贱的神殿女人,连你的嫩穴都好像是具有自己的生命,要把我的宝贝吃掉呢!”

    一边在左兰心的耳边轻轻的说着,叶天龙的双手紧紧箍住她不堪一握的柳腰,猛的将自己的玉柱完全撞进了蜜液溢流的玉户。

    还没有等左兰心明白是怎么事,就觉得一股火热的感觉在自己的体内深处狂野的涌现,在她的小腹里爆炸开来,让她的屁股和大腿都不由自的震动起来。

    “啊……这是……”

    想不到自己的身体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左兰心感到自己再也无法洗清了。从小所受到的贞洁教育,让她的心中充满了罪恶感,难道说自己的身体果真是像叶天龙所说的那么下贱和污秽不洁吗?

    一边是强烈的罪恶感,一边却是无尽的快感,左兰心觉得自己的肉体和灵魂一分为二,而且内心深处那种沉沦的呐喊声也变得越来越大,渐渐占据了她的身心。

    “还没有结束呢!小女人!”

    双手扣住左兰心的香肩,叶天龙突然怒吼了一声,坚挺的火热离开了痉挛不止的花径蜜壶。

    在左兰心不舍的呻吟和娇哼声中,火热的玉柱抵在了花径上方的菊花,正在发生轻轻抽搐的花轮感受到异物的力量和热度,紧张的僵硬起来。

    “这是……”

    左兰心的芳心还处在混乱状态中,口中无意识的呻吟,雪臀也微微扭动。

    “你逃不掉的!”

    随着叶天龙恶狠狠的宣布,火热的尖端在强力的压迫下进入了菊花的嫩蕊。

    “啊……”

    火辣辣的感觉让左兰心不由得大声惊呼起来。随着叶天龙的强行进入,剧痛让她陷入了一种半昏迷的状态,连嘴角都溢出了口水。

    “要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