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叶天龙望着左兰心走进家门,口中喃喃道:“这小妞,居然连门都不让老子进,真是岂有此理!哼哼,难道我会吃了你不成?”

    可是没有办法,他既然在美人的面前表现出了英雄豪杰的模样,总不能再施展出以前追女人的手段,死皮赖脸地跟进去。

    想想自己也真有意思,柳琴儿和玉珠哪个不是美丽动人,更不用说那绝色佳人于凤舞了,就连现在服侍在自己身边的八凤也有不输左兰心的美色,可自己居然还是会想打她的意,也许这就是男人的本性吧,因为没有得到,所以显得特别好。

    突然间,一阵奇怪的感觉流过他的心头,让他感到似乎是有人在暗中偷窥,自己好像是被猛兽盯住的猎物一般,莫名其妙地产生心悸。

    叶天龙深吸了一口气,功行脉,凝神细查。刹那间他的心灵如同不波的古井,将四周的一切动静,事无巨细地尽数反映。

    远处行人的脚步声、谈话声,近处人家的走动声、孩童的嬉戏声,甚至连树上鸟雀的微声都在他的心灵中绘成一幅立体的活动图。

    可是让他失望的是,根本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所有的事物都是那么地安静如常,平和的气氛充斥在他心灵所构筑的这个空间里。

    他还想进一步查看时,一阵头昏传来,身体不由微微摇晃,所有的景象如潮水般地退去了。

    叶天龙知道这是用功过度的缘故,自己的功力还不能支持太久的时间,如果强行使用的话,会对身心产生极大的伤害。

    他摇摇头,怀着一个小小的疑团,举步离开了这个地方。

    叶天龙刚到飞凤府,柳琴儿就迎上来急道:“我刚想派人去找你。”

    叶天龙问道:“什么事?”

    “什么事?你难道忘记了陛下要接见的事!”柳琴儿道。

    玉珠和八卫捧着衣服从后堂出来,玉珠盈盈道:“爷,恭喜您了!”

    大凤上前替叶天龙解衣宽袍,口里说道:“陛下这次接见少爷,我想是封少爷为万骑长吧。”

    柳琴儿道:“那是自然的。因为万骑长是要陛下亲自任命的,所以才有这次的接见啊!”

    三凤娇笑一声:“不止是万骑长吧?说不定还有别的什么赏赐呢!”

    五凤正蹲下来为叶天龙换靴子,闻言仰起俏脸道:“也许是美女金珠之类的封赏。”

    叶天龙呵呵笑,道:“这样就最理想了!”

    柳琴儿在一边轻捶他一记粉拳,薄嗔道:“有我们这么多人了,你还嫌不够啊!”

    叶天龙一本正经地说道:“像美女这类的东西,本人一向是多多益善!”

    此言一出,众女哗然,柳琴儿首先发难,娇嗔道:“东西?你说我们是这类的东西?”

    这时叶天龙才发觉自己祸从口出,一言不慎遭至众怒,连忙赔笑道歉,好言抚慰。在他如簧妙舌的努力下,一阵东拉西扯才将众女说得转嗔为笑,饶是这样,这期间叶天龙还挨了几记粉拳,无数个白眼。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