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马惊了!”

    “马惊了……小心……”

    瞬间的功夫,从小巷里面猛的冲出了一辆满载着干草的马车,拉车的马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惊吓到,乱蹦乱跳,乱踢乱叫,疾如迅雷,闪电一般的冲向了月如的马车。而此时车前的那个车夫好像是完全被吓呆了,只是坐在车手的位子上,双手僵硬,面目青白。

    “大胆!”

    “什么东西?”

    策马走在月如马车前面的两名城卫军甲胄骑士此时显出了他们扎实的功夫。在双方都如此高速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做出正确的反应,采取了应急的防护措施。

    呵斥的同时,两个甲胄骑士腰间的阔锋剑已经闪电般的拔出,双脚一踢胯下战马的马腹,毫不犹豫的冲向了受惊的车马。

    剑光如电,喝声如雷。

    一左一右两名甲胄骑士贴近了满载干草的马车,左边的那个甲胄骑士手中的阔锋剑朝着受惊的马用力挥去,而此时另外一位甲胄骑士则是俯下身子,整个人紧紧贴在马腹,阔锋剑伸出,半露于战马的侧前方。

    一声烈怒的嘶叫,血柱冲天。

    受惊的那一匹马的整个马头居然被甲胄骑士的一剑斩下来,飞起的马头喷洒着鲜血,在空中划过一道猩红的轨迹,无头的马拖着马车还在向前冲,但此刻另外一边的甲胄骑士已经到了马车的轮轴位子。

    阔锋剑猛的挥出,重重的斩在马车的轮轴上,木质的轮轴根本禁不起如此大力的斩击,当下四分五裂,连带着车轴也飞散。

    失去一边轮轴的马车轰然侧翻,干草满天飞舞,在地上拖滑的马车已经不会对月如的马车产生什么威胁了。两名甲胄骑士刚刚松了一口气,不料突变却发生了。

    从满天飞舞的干草之中,突然跃出了三道人影,连同原本坐在车手位子上的那个车夫,四个人的双手齐扬,半空之中各色的暗器如暴雨,打向两个心神刚刚松懈下来的甲胄骑士。

    蹄声如雷,原本和月如的马车交错而过的那一辆轻车也在此时蓦然调转车头,驰上了快车道,速度之快,简直让人难以想像。

    跟随在月如马车后面的那两名甲胄骑士发觉到情况不对时,轻车上那个满脸虬须的驭手飞快的从车座下面掏出了一具箭匣,瞄准了月如马车后面的两个甲胄骑士。

    刚刚转过头来的两个甲胄骑士见到黑黑的箭匣,不禁大惊失色。因为他们认出这个箭匣是五连发的连珠箭,其威力之大,二十步之内,即便是重甲在身,也无幸免之理。

    一声机弦的震响,五枝利箭呈扇形飞出,其速如电,没有等到甲胄骑士转过一个念头,便已经到了跟前。

    “噗,噗!”

    两声沉闷之极的响声过后,两名甲胄骑士的身上各中了一箭,力透重甲的连珠箭果然是威力惊人,整枝箭贯穿了甲胄骑士的身体,巨大的冲力甚至撼动了甲胄骑士的身体。

    摇晃了两下,两名甲胄骑士从马上重重的落下。而此刻,他们在马车前面的两名同伴虽然说在刚刚处理受惊的马车时展现了过人的胆识和身手,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