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看了几眼一脸微笑的月如,叶天龙的心中不禁泛起一股莫测高深的感觉,越是和月如接触下来,他就越发感觉到自己看不透眼前这个美艳绝伦的女人,她的捉摸不透,就像是天边的云彩,你永远无法知道下一刻,会变成什么样的颜色。

    “说吧!我在等待你的解释,月如小姐。”叶天龙在椅子上坐下来,沉声对月如说道。他不喜欢将谈话的动权交给别人,但却又不得不顺着月如的思路谈下去。

    “我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叶天龙大人。”月如的脸上泛起一丝神秘的微笑,柔声对叶天龙说道。

    “很多的事情,只要大人您能够仔细去想一下,都会非常清楚的。”

    “我不清楚!”叶天龙的心头蓦然涌起了一阵怒火,忍不住加重了语气,因为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实在是太不舒服了。

    “叶天龙大人,您千万不要生气,因为一生气的话,头脑就无法保持清醒了。”

    月如并没有因为叶天龙的怒火感到意外和不安,俏脸上反而更加绽开了甜美的笑容。但是见到叶天龙的脸上怒容更加明显起来,便又接口说道:“要知道,叶天龙大人您的存在,对于神殿来说,就像是一只出山的猛虎,既能伤敌,也能伤己……”

    “不要说这些废话了,你还没有说,为什么知道了神殿的意图,却不在事先说出来呢?”叶天龙几乎要大吼大叫起来,但他的质问,换来的却是更让他目瞪口呆的答。

    “因为我喜欢,我想看看叶天龙大人您到底能够做到什么样的程度。”

    月如白了叶天龙一眼,那种妩媚动人的神态,就算是叶天龙再有天大的怒火,也一时无法发出来。

    接下来,月如的话,更是让叶天龙哭笑不得了:“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战阵之道,就在于自欺和欺人。”

    说话的时候,月如将身子往叶天龙这边微微倾斜过来,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淡雅幽香,如兰似麝,直扑叶天龙的鼻端,令人心中不禁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怜惜之情和渴望之心。

    “我相信叶天龙大人一定可以战胜神殿的,因此,在神殿动手之前,我已经确定了叶天龙大人您一定能够应付自如的,这便是所谓的自欺。至于欺人嘛!如果我事先把神殿的阴谋揭穿的话,叶天龙大人您会相信我吗?再说了,神殿的人也会提高警惕,而在以后实施更加可怕的阴谋……”

    “胡说八道,一派胡言……”叶天龙摇头苦笑,但一时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

    “好了,叶天龙大人,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尤那亚的军队就要到达城下了,就不要在我这里浪费宝贵时间了。等您决定好作战计划之后,我会再来找您的。现在,我要去倩女皇那里。”

    说罢,月如以一种舞蹈般的姿态从椅子上起来,轻轻一转身,香风飘拂,她的身影也消失在后堂之中。

    “不可理喻,莫名其妙的女人……”

    叶天龙的心中突然间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将这个女人请来放在倩女皇和自己的身边,是不是一件错事?

    坐在椅子上沉思了一会儿,手下人前来禀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