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心神微微一震,叶天龙差一点儿就要露出身形来了,幸好他十分警觉的马上提气神。

    让玉珠先停下来注意四周的动静之后,叶天龙便暗暗施展他的心眼之力,仔细察看这个房间里面的情况。

    这是一个铺着单人床的睡房,朝北的木窗正开了一条宽约寸许的缝,让光线在昏暗的房间里面形成了一道光波的样子,也把里面那个正坐在床边的男人照出了一个轮廓,半明半暗的脸庞,使得这个男人看起来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这是一个约莫四十到四十五岁的男子,高大、干瘦,一双细长的眼睛深深凹了下去,闪闪发光,透出一股令人心寒的眼神,大大的鹰勾鼻,嘴边还有两条大大的八字胡,一看就是一个典型的帕里人。

    一头浓密黝黑的卷发,间中可见数根稀疏的白发,倒也增添了几分稳重的味道,他的肤色也是帕里人那种天生的黝黑,只有脸庞处的肌肤透出一种茶褐色。

    叶天龙的心灵之眼继续扩大,将四周的情况一一收在心中。

    走道的两端,各有一名身穿棕色魔法袍的男人,正在聚精会神的注意着四周的情况。其神情之警觉,显然是没有任何的可趁之隙。

    叶天龙当下收了自己的心灵之眼,向玉珠打了一个手势之后,转身扑向走道一端的那个术士警哨。得到叶天龙动手的指示之后,玉珠也会意的往另外一个方向的那个术士飞掠过去。

    一贴近那扇紧闭的房门,叶天龙便毫不迟延的发力,一股庞大的暗黑之力无声无息的穿过了厚实的木制墙壁,十分精准的击中了那个身穿魔法袍的术士。

    几乎是在同时,玉珠也发力将另外一个术士的心脉震断。

    一下子,两个精通魔法的术士,哼都没有哼一声,便毫无声响的丢了性命。正可谓是有心算无心,如果真正进行正面交手的话,神殿的这些术士实力也并不会这么弱,但是在他们没有做出正确的防卫之前,他们对于叶天龙和玉珠这样的绝顶高手来说,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的弱者。

    解决了警哨的问题,重新到那扇传出低声的房门前面,叶天龙和玉珠两个人左右站在门口,默默的提气运劲。

    在心中各自默数到五下之后,玉珠第一个动手了。

    身形如电,手掌一贴门,便有一股暗劲传出,一下子震断了门锁。同时另外一只贴在房门上的手掌顺势往里一压。

    房门一开,叶天龙便有如一阵风般的冲了进去,玉珠随后也一闪而入,两个人的动作之快,几乎是迅雷不及掩耳,房门便已经重新关了起来。

    没有等到坐在床上的那个男子从床上跳起来,叶天龙已经到了他的跟前,一手伸出,一下子便扣住了他的喉咙。

    叶天龙的手指长,这一把扣下去,便抓住了对手两边的耳朵后面,同时叶天龙运气传劲,一股暗黑之力完全封锁住了男人的声音。

    随着叶天龙的手往上提,虽然没有看见叶天龙的身形,但出于本能,男人伸出双手也十分准确的抓住了叶天龙的手臂,试图将他的手推开,但却如螳臂挡车,他的力量如何同叶天龙相比较,何况他的喉咙被扣,就连呼吸都十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