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月色下,帝都西的玉带湖波光粼粼,景色迷人。时正月圆,湖面倒映着天上的明月,皎洁明朗,配上两岸沐浴在银色月光中得树林,给人一种如梦似幻般的美感。这便是被无数文人墨客争相称颂的“平湖秋月”,帝都五景中最惹人遐思的一处。

    离湖边不远处,有座拔地而起的孤山,悬崖怪石、密林森森,似乎和景色宜人的玉带湖形成完全不同的两种世界,除了在大白天里偶尔有几个胆大的游客敢爬上去外,到了夜晚便是阴风阵阵,鬼能打死人的地方,因此连条路都没有。

    因为山上几乎全是参天巨松,帝都人称之为鬼松山。

    鬼松山的顶峰有一大块平地,由于从来没有游客踏足过,上面盖着一层厚厚的松针,绵软得如茵似毯。蓦然一个黑影在平地边的树旁显现,看身形这是一个浑身连头都包在黑衣之中的妙龄女郎,肢体修美,隆胸蜂腰盛臀,紧身夜行衣将她的绝妙身材尽现无余。

    “好险啊!差点和那个家伙碰上了,看来以后这潜行术还是少用一些。”黑衣女郎轻笑一声,“不过,那个男人还蛮英俊的嘛!”。原来克里夫先前的怀疑居然是真的,只是这个看来还很年轻的女郎是如何练到这般神奇功夫的,竟然可以达到神行无踪的境地,就算她是从娘胎里开始练好像也是不可能的。

    四顾了一下,她的大眼中闪过狡黠的神色,抬头望了望半空的明月,轻一跺脚,埋怨道:“时间就要到了,怎么还没来?”

    “不,我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了!”一把柔和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另一颗树里响起。接着,这树的一部分好像活动起来一般,慢慢凸现出一个人影来。

    “啊!叔父大人,您吓了我一跳呢。”黑衣女郎那双明若夜星的眸子微含笑意,轻声道。

    同样是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衣人摇摇头,说道:“小雪,你怎么还是这样没有进步,身为天忍的警觉心到哪里去了?这叫我如何再放心离开你。你要努力啊,以后艰钜的复国大业还是要靠你来完成的。”

    听到这般严肃的话题,小雪眼中的笑意褪去,刚要说些什么,突然间眼神变得凌厉起来,望着对面的树林。

    发觉小雪异样的黑衣人一惊,因为此时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连他都为之一寒。在将锐利如刀的目光也投向了看似平常的森林深处,似乎那里真的有什么异状发生的同时,他不禁暗自思量:“她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看来这段时间的参修成果显著!”

    “来啦!”小雪低喝道,纤纤小手摸上了腰间插着的短剑。

    黑衣人无声地飘到她的身边,谨慎戒备地望着开始发生异常变化的地上。

    从远处的松林里传来了一阵松涛声,如浪涛拍岸,其中隐含的绵绵诡异之声,只有在场的两个当事人知道那代表着什么。

    这时,地上的松针开始被一阵突如其来的阴风倏然卷起,四下里狂舞,映衬着从林间树杈缝隙之间投射的斑斑月影,如同鬼域一般,胆子小的朋友还真是非被吓坏不可。

    阴风阵阵,隐隐约约还有鬼号般的声音飘忽不定,然后一个全身穿着漆黑装束的人突然间出现在林中。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