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猛的一声烈怒吼叫,布利亚古张口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庞大的身躯剧烈摇晃,连带着胯下的战马也在不住颤抖,但总算可以开口说话了。

    “给我上,杀了叶天龙!”

    话音未落,在布利亚古的左前方,幻出了一道淡淡的,目力难及的朦胧黑影。黑色的剑气破空所发出的狂鸣声,刺耳动心,凛冽的劲风寒冷澈骨。

    厉声怒吼一声,布利亚古用战斧在身前布下了重重的斧影,看似凶悍狂野,实际上则是完全的守势。

    因为他深知这个不见其形的神秘对手之可怕武技,绝对不是他所能够比拟的。何况现在他又已经被对手的先手攻击所伤,十成的功力也只剩下七成左右了。

    原来,当看到叶天龙缓缓走出无忧宫大门,布利亚古便要命令手下的城卫营将士马上出击的。可就在那一瞬间,从他的左前方突然涌过来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整个人的身形和心神完全压制住了。

    一时之间,布利亚古除了全力以赴运功抵抗这一股强大的神秘力量外,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

    即便叶天龙大展雄风,逐步控制掌握局面,正在苦苦支撑的布利亚古也只有咬牙干瞪眼的份。

    直到叶天龙开始缓步向前移动,在某一个瞬间,布利亚古才察觉到那一股将自己牢牢锁住的神秘强大力量露出了一丝极其细微的空隙,于是他便当机立断,以负伤吐血的代价挣脱了对手的控制,发出了让部下攻击的命令。

    雪亮的光华和黑色的剑芒漫天飞舞,强烈的劲气破开了战斧的防御,布利亚古的战斧虽然在千钧一发之际击中了直迫胸口的黑色剑芒,但在那如山的劲气冲击之下,他的整个身躯从战马上飞起来,重重的跌落到一边的地上。

    最可怜的还是布利亚古的战马,在如此狂野的黑色剑芒闪烁中,连嘶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便化为十块的血肉碎片,飞洒在方圆两丈左右的范围内。

    “陛下有令……凡斩杀叶天龙者……封万户之侯!”

    口鼻溢血的布利亚古虽然是坐在地上,身躯摇晃未定,但依然十分强悍的奋力向后方的城卫营将士发出了怒吼。

    “你们……还在等什么?”

    但可惜布利亚古的命令来得迟了一点,所有站在队伍前面的城卫营将士无不面面相觑,犹豫不决。

    固然布利亚古所说的十分诱人,但看到叶天龙的如此身手,实在让他们缺乏动手的勇气。特别是布利亚古突然莫名其妙的受伤吐血,被击落马下,所有这些情况,就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而那个时候的叶天龙居然就傲然站在无忧宫的大门前,似乎连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

    这样一份令人匪夷所思的武技,足以让任何一个城卫营将士的心中产生完全的无力感。甚至他们觉得站在自己眼前的叶天龙,是有如战神一般的存在。

    但是这些城卫营将士所不知道的是,布利亚古受伤的真正原因,并非他们所想的那样,而是因为叶天龙的出手所致。个中的缘由,也只有当事人最清楚了。

    自然,这一切都是暗黑一族少女的杰作。在叶天龙走出无忧宫之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