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玉珠收起了手中的长剑,缓缓走到公羊方的身前。公羊方双目圆睁,看似强硬之极,但脸上却有着掩饰不住的死灰。

    “现在可以把你们的计划告诉我了吗?”

    玉珠的语气十分平静,仿佛刚才根本没有经过一番激烈的交手。

    里面如此大的动静,外院的亲信居然没有一点反应,公羊方终于彻底绝望了。

    看来眼前的敌人所说不假,外面的亲信爪牙都已经完蛋了。

    “你休想得到我的口供!……”公羊方的眼中闪过一丝绝望的凶厉之色。

    话音未落,玉珠突然出手,长剑电般斩出,抢在公羊方咬破口中毒囊之前,已经将他的整个脑袋砍掉了。

    顿时,血柱冲起,溅满了整个洁白的床帐。

    玉珠深知像公羊方这种整日在危险的环境中生活,心性凶悍的人,一定有最后自我了断的手法,她只是想省点力气,希望公羊方能够自己说出来,可惜希望破灭,她依然要使用“阴魂读语”术。

    “还真是个讨厌的家伙,又要多费些时间了。”

    将手一招,公羊方那形象狰狞的首级飞入了玉珠的手中。而这时,那个晕倒的美女刚刚醒转过来,看到如此的景象,顿时再度昏厥了过去。

    片刻之后,玉珠的身影便从这座四院消失了。她前脚刚刚离开,鲁图先的身影马上便出现在院子里。

    “这位夫人真是手软啊……”

    看了看院子里面东倒西歪的仆人和使女,冰血鬼族的男人轻轻摇头,开始进行他的善后处理。

    绝对不可以有一个活口留下来,这样,才可以让公羊方失踪的情报隐瞒一阵子,使得敌人无法知道真相。

    不然的话,明天早上,如果这里的人把情况泄漏出去,反而可能促使敌人提早下手,或者提高了警惕。

    “要让他们无声无息的消失,老鲁啊,你要记住这一点……”

    鲁图先将叶天龙对自己说的话,切切实实的付诸实施。为了保证计划的万无一失,冰血鬼族的男人也只有自己多辛苦一些。

    除掉老奸巨滑的侍卫长公羊方之后,下面的两个目标就显得更为轻松,因为从公羊方的脑袋里,玉珠已经知道了城卫营巡检队的队长和两个指挥使的住处,而且他们的实力也远不如公羊方。

    但对于神殿和叶天龙来说,这三个人的威胁是最大的。

    因为公羊方手中的宫廷侍卫在明天的行动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而另外三个人则是尤那亚在艾司尼亚的耳目,也是基层情报和上层指挥官员之间的联系通道。

    这三个人的消失,可以使尤那亚的组织出现一时的断层,让神殿获得充裕的行动自由。

    ※       ※       ※

    “公子,一切顺利!”

    到无忧宫的玉珠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叶天龙的前面,一张俏脸更是绯红。

    因为在她的眼前,实在是一副令人耳热心跳的淫靡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