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在小小的水果店铺光线昏暗的楼上,叶天龙见到了鲁图先。

    据说,冰血鬼族的人天生就是冷血的,他们的双手也永远是冰冷的,所以他们喜欢居住的地方也是冰冷暗黑的。

    鲁图先的房间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张椅子。

    雪白的墙壁反射著冰冷的光线,的确很适冰血鬼族的身分。

    叶天龙注意到桌子上只有一大一小两个盘子,大的盘子里面盛的是水果,而小的盘子里面却是烧得香喷喷的牛蛙腿。

    “刚刚那两个青衣大汉是城卫营巡检队的人,他们是专门对付那些被怀疑有叛逆之心的可疑分子。”

    叶天龙还没有开口询问,鲁图先已经将他想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个使用魔法手杖的女人是法斯特神殿的人,她们被称为圣女卫,也是神殿刚刚成立的一批武力。”

    “法斯特神殿?”叶天龙微微一愣:“它不是已经被尤那亚消灭掉了吗?”

    鲁图先难得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旋即这笑容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它根本就没有在这个男人的脸上出现过,让叶天龙几乎认为是自己的眼睛一时花了。

    “大人有所不知,被尤那亚毁灭的仅仅是艾司尼亚的几个神殿而已,人们无论如何都无法完全放弃信仰的,所以,神殿也会一直存在的。何况,现在的神殿早已深入人心,和大6上的魔法公会有著千丝万缕的关系,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把神殿从法斯特的土地上抹去的。”

    叶天龙不禁默然,眼前这个曾经在大6游历多年的冰血鬼族男人的确是看得很透彻,即便是在法斯特的穷乡僻壤,神殿也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建筑物,唯一的别只是在于规模的大小和豪华的程度。

    “除了艾司尼亚城里的人们不能进神殿外,在法斯特其他的地方,没有人真正会理会尤那亚的这条法令。即使现在在艾司尼亚城中,许多的城卫军也还是和神殿有暗中的来往,尤那亚想打击神殿、压制神权的路走得太急了。”

    不知为什么,今天的鲁图先好像特别喜欢说话,也许是叶天龙独自一个人进入他的房间,和他面对面交谈的缘故。

    在分析了尤那亚的错误之后,鲁图先还谈了他自己的想法。

    “要压制神殿的权力、彻底树立皇帝的权威,这样的想法是非常正确的,但绝对不可以在神殿还没有完全掌控的前提下,贸然出手。其实对付神殿,用怀柔的手段从内部瓦解它的力量是最好的办法,特别是在令人眼红的权势之下,就算是神殿里面最伟大的司神也会失去冷静的心。这一点,死去的安德列三世做得非常出色,只可惜他却没有继续下去。”

    说到这里,鲁图先抬起头来,轻轻叹息了一声,缓缓说道:“有时候我们的历史真的非常有趣,一个偶然性的事件,居然就会改变许多人的命运,也让它自己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如果安德列三世没有死于刺杀,法斯特帝国就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局面。”

    叶天龙像是第一次见到鲁图先一样,直直的盯著他的脸,老实说,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冰血鬼族的男人居然会说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