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一片无边无际的寂静,笼罩著清晨的安阳三镇,快要升上来的朝阳,在跃出大地之前全力吐出七色的霞彩,染红了东方的天际。

    叶天龙带著玉珠,还有辛西雅等十五名女神战士,驾著一部朴实无华的花梨木马车悄然无声的离开了天龙军团,向帝都艾司尼亚进发,陷入昏迷状态的宁素女现在就躺在由女神战士护卫的马车里。

    虽然这辆马车看上去毫不起眼,但却是经过名家精心设计的,车厢里面力求舒适平稳,又具有非常强大的防御能力。

    原本它是晨月的三部座车之一,为了这次行动,叶天龙特意向晨月借来。再加上辛西雅等女神战士和玉珠的保护,即便是对上一支军队,他们也可以进退自如。

    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叶天龙这次前往帝都艾司尼亚,力求不惊动任何的人。

    “有钱的人真是舒服啊!”

    望著眼前放在搁案上的碧玉酒杯,叶天龙不禁微微叹息了一声。虽然马车以飞快的速度在前进,但坐在里面的人却没有一丝震动的感觉,甚至连酒杯里面的美酒也没有丝毫的摇晃。

    “公子,您也可以打造一部比这更好的马车啊!”辛西雅收了投向窗外的视线,转过头来对叶天龙说道。

    她是坐在叶天龙的左前方,右前方的位子坐的是一身黑色服装的玉珠,宁素女则平躺在叶天龙身后的软榻上。

    “我哪里有这么多的钱啊?”叶天龙说著,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舒舒服服的哈了一口气:“这是来自楚越的美酒,一杯就价值十五金币,机会难得,你们要不要也来一点啊?”

    辛西雅闻言不禁奇怪的问道:“公子,您这是怎么说的,什么叫机会难得啊?”

    “嘿嘿,今天我们坐的可是大6首富晨月小姐的马车,不乘机多喝一点,以后怎么会有这样的机会呢?”叶天龙摇头晃脑的说道,同时又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公子,这有什么别吗?”辛西雅失笑道:“晨月夫人的,不就是您的吗?”

    “非也非也。”叶天龙大摇其头:“这当然有别啦,晨月所有的东西都是属于她们鸣玉阁的,玉珠,你说我说的对吗?”

    “啊……公子说是就是。”被叶天龙点名的玉珠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十分恭敬的答道。

    叶天龙不禁暗暗摇头,自从玉珠归之后,虽然和众女之间的心结已经消除,但整个性情却发生了一些变化,她不再像以前那样的活泼,经常是沉默寡言。

    这样的情况,不禁让叶天龙心中大为痛惜,他也只有时不时的找玉珠说些话,希望慢慢让她恢复以前的心情。

    叶天龙还想再说什么,车外的女神战士掀开车帘向他禀报,前面已经是万山镇。

    “我们就不要进镇了,从现在起,除非是必要的补充食物和饮水,我们统统不要停下来。”叶天龙望了一眼身后脸色苍白的宁素女,对女神战士说道:“我们必须在五天内赶到艾司尼亚。”

    经过三天不眠不休的连夜赶路,叶天龙他们终于进入了解州的地界,从解州到帝都艾司尼亚正常的速度也只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