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攻占了任丘城的云阳大军兵分两路,除了赤锋军团的十二万将士东进之外,剩余的两个军团二十万大军和五万的近卫军则继续北上,加上八万的先锋营,这一路由云阳王亲自指挥的三十余万大军在安阳的南面结成了连绵数里的营盘。

    而现在的安阳城中,除了庆计的枪骑兵之外,叶天龙率领的七万天龙军团将士也抵达了城中,依靠著安阳的地势,他们高垒深沟,将云阳王的大军挡在外面无法再前进一步。

    经过数次的挑战,天龙军团依然是不理不睬,云阳王虽然十分生气,但对于龟缩在厚实城壁后面的法斯特军却也一时无计可施。他只有等那攻城炮运到之后,再发动强大攻势。

    可是不到三天的功夫,一个坏消息传到了云阳的军中,他们的后方出现了法斯特的军队。

    原来是左岛近所率的五万精兵绕道到了云阳王的后面,一举将云阳的一支运输队全部消灭,同时被摧毁的还有那五十门攻城炮。而且这一支法斯特军在消灭了云阳的运输部队之后,正在向任丘城前进。

    这一下,可把云阳王气坏了,为了保护自己的后勤部队,他派出了一个军团的部队头找法斯特军决战,这一边则是发动了全面的攻势,试图依靠强大的兵力在法斯特军的防线上打出一个缺口。

    激烈的战斗一直从早上持续到晚上,虽然云阳人付出了很大的伤亡,但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机会可以突破天龙军团的城防。强攻不是办法,云阳王只好让自己的军队重新到营地。

    接下来的三天中,云阳军发动了无数次的强攻,但对龟缩防守的敌人都没有取得什么成果,所以,当第四天上午,天龙军团派出使者来挑战的时候,云阳王大为兴奋,连忙让自己的大军准备出阵迎战。

    “尊敬的国王陛下,希望您能够让贵军稍微往后退上十里,让我们列好阵势。”

    法斯特军派来的使者是一个脸色发青的男人,看起来好像是惊吓过度一般。这样的感觉让年轻气盛的云阳王十分得意。

    “好吧,告诉你们的大人,如果现在投降的话,我还可以保证他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但是等到在战场被我们打败的话,那他就只有人头落地的后果了。”

    面对云阳王如此的挑衅,计无咎依然是一副毫无所动的样子,用十分谦卑的态度对云阳王说道:“我家大人虽然认为无法和陛下您的大军相抗衡,但是身为法斯特的将军,无论如何也不能不战而降,所以,还希望陛下您成全。”

    “哈哈哈哈……”

    云阳王得意的大笑起来,他十分大度的一挥手,说道:“好吧,既然这样,那么就照你们的意思办。”

    “多谢陛下。”计无咎恭敬的行礼之后,离开了云阳的营地。

    “陛下,难道您真的同意照叶天龙说的去做吗?”近卫军的骑兵统领林德忍不住在法斯特的使者离开之后向自己的国王发问。

    云阳王望了一眼自己的亲信爱将,蓦然大笑起来:“不,为什么我要听法斯特人的指挥呢?我是云阳的国王,只有我才是导这场战斗的人。”

    “那陛下您的意思是……”一旁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