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十月的风吹过法斯特和云阳的边境,带来了温暖的感觉,街道两旁的田地里到处是成熟的农作物,金黄色的果实沉甸甸的挂在树上,在大6的东南方,十月是农民最快乐的时候,因为十月是收获的季节。

    但今年的十月,对于法斯特边境的人们来说,却是相当寒冷的冬季,因为五十万的云阳大军就是在金色的阳光下,越过了法斯特和云阳两国的边境线,踏上了法斯特帝国的土地。

    替云阳军队带路的就是以前任丘地的盗贼头目孙,依靠著背后云阳军强大的武力,一路如入无人之境,孙的战马终于踏上了任丘的土地,望著眼前这熟悉的景色,他忍不住仰首大叫起来:“法斯特,我来啦!”

    孙是带著一万人马走在云阳军先锋营的前面,这些人都是他逃到云阳之后收拢的盗贼和流民,所到之处,简直就像是一群可怕的蝗虫,烧杀劫掠,将沿途的法斯特村庄洗劫一空。

    如此的暴行,自然使得任丘地的姓人心惶惶。

    依靠著孙的带路,云阳的前锋部队推进速度非常之快,很快的,他们的脚步踏上了法斯特的任丘地,孙也因此受到了云阳人的封赏--日后任丘地的一部分将成为他的领地。

    正在孙得意之际,前面的探马前来报告,法斯特军在前方出现。问清楚了对方只有三千人马之后,孙立刻催动手下上前迎战。他不想让进入法斯特之后的第一个功劳旁落。

    “说不定,这次取胜之后,我还可以再得到一块土地。”这样的想法在心中不断翻腾,孙的眼睛中都冒出了火花。

    很快,孙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法斯特的将军,一身银灰色铠甲,一匹灰色骏马,一把长柄的战斧,就这样站在道路的中间,在他的身后是三千步兵列成的阵势。

    法斯特军的鼓声一声一声的响起,迟显的战马也随之一步一步向前,一直到了两军的中间。

    “法斯特天龙军团旗下,迟显!”长柄的战斧慢慢抬起,迟显的声音在战场上响。

    “天龙军团?”孙的眼中闪过一道愤怒的火焰,这个名字让他想起了自己去年的惨败,这是他平生最大的耻辱。

    这几个字同样刺激著孙身边的同伴,作为孙的盗贼同伙,正是叶天龙使得他们的美好生活变成泡影。现在居然还有人向他们孤身挑战,这更令他们恼火。

    “我来会会你!”

    一声怒吼,一道人影从孙的身边疾冲而出,右手举著一把细长的弯刀,左手握著一面巨大的圆形盾牌。

    “好,杀了他!”

    盗贼身上好斗的血液开始沸腾,孙身边的人几乎同时怒吼起来,因为冲出去的那个盗贼是他们中间武技最好的一个。

    迟显没有动,一直等到对手冲进了十步的范围内这样的距离,战马一个冲刺就可以到了他的长柄战斧才闪电般的从空中划过。几乎同时,那个盗贼的弯刀也猛的扬起斩落。

    两匹战马交错而过,一声惨叫,血光冲起,盗贼的尸体随著战马向前奔了几步才落下,弯刀和盾牌则散落在战马的后面。

    “下一个!”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