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虽然破解了可怕的万灵血珠,叶天龙却没有丝毫的喘息时间,因为文冶达等人的逃脱使得天龙军团的上下都不得安心,一场大规模的捕行动在高阳州如火如荼的展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帝都艾司尼亚传来的情报又给叶天龙增加了相当大的烦恼。这是一份由鲁图先亲手整理的文件,因为尤那亚一方在艾司尼亚采取了非常严厉的控制措施,他的情报也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许多事情不得不靠他自己出动才可以完成。因此,情报的收集和传递,都变得相当困难。

    在处决了那么多的大臣之后,尤那亚几乎把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到自己手中,重新指定的各部门长官也都是原先太子府的门下,这样一来,推行起尤那亚的意图是非常有效,打击以前对手的力量也变得无比强大。其中涉及到叶天龙一方面的重大变化有两个地方。

    一个是帝都艾司尼亚的城卫军四大都督府全部撤销,并成一个统一的单位--城卫营,全权负责帝都的安全,城卫营的都统将军由原来南督马可布威的儿子布利亚古,一个年仅二十四岁的年轻高手出任。

    这样一来,无形之中,就是把叶天龙原来的东督一职给取消掉了,换句话说,叶天龙对帝都艾司尼亚的城卫军已经失去了指挥权力,原来东督府的人员也全部赋闲家了。

    而更为重要的是,尤那亚已经决定在下个月的十八号,也就是法斯特历五三八年十一月十八日,正式登上法斯特的皇位。

    相对于前面那一个消息,这个消息更是让叶天龙心中堵得慌,如果尤那亚正式成为法斯特的皇帝,除非是他造反,不然的话,他就不得不向尤那亚低头。

    这一点,非但是叶天龙不想看到,于凤舞和晨月更是担心,有了法斯特皇帝的名分,尤那亚以后想怎么收拾叶天龙和他的天龙军团都可以做到的,而以尤那亚在到艾司尼亚所行的凶残手段来看,这绝不会是一个好兆头。

    “他的动作真是越来越快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于凤舞轻轻叹息了一声,拿起了桌子上的玉碗,喝了一口刚刚熬好的药,漂亮的鼻子顿时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皱纹,表情非常诱人,让那个坐在她身边的男人一时看得出神。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连问了两声,美丽无匹的妻子才发现自己的丈夫居然神游天外,浑然没有注意自己的话。她不禁有些恼火的大发娇嗔。

    “啊,我……”

    望着美女战神那张绝世娇颜上的变神情,好色的男人更是难以自拔。受伤之后的于凤舞在英武风姿之中带着些许的柔弱,看起来更有一种柔媚的感觉,很少看到这种神态流露的叶天龙早已是心神俱醉。

    “你什么啊你……”

    于凤舞白了叶天龙一眼,嘴角却是泛起一丝浅笑,能让自己的丈夫如此痴迷,也是每一个作妻子的最大幸福和快乐。

    “真是太美了,太美了……”

    叶天龙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情不自禁的赞叹了一声,才说道:“你刚才和我说什么啊?”

    于凤舞轻轻的摇头,柔声道:“我是问你现在准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