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黎明的第一道微光无力地照在尸横遍地的城头,微热的晨风吹过艾司尼亚的各条街市,带走了浓浓的血腥气。

    无忧宫的余烟还在慢慢地上升,但大火已经熄灭。吉里曼斯和伊春他们在撤出艾司尼亚的时候所放的火,幸好仅仅只烧毁了三座大殿和觐见大厅,以及尤那亚的太子殿,并没有给无忧宫造成毁灭性的损坏。但是后面的皇室库房中的大部分财宝却被吉里曼斯和杰夫特他们带走了,剩下的一部分也由于贾拉德的残部趁火打劫而损失惨重。等到尤那亚的军队完全控制了无忧宫之后,留下来的财宝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了。

    而且更为严重的事情是,贾拉德的残部在掠夺宝库的同时,也把魔爪伸向了法斯特的皇族成员。在当时一片混乱之中,许多皇室成员的家中都被乱兵掠夺一空,损失财宝不计其数,甚至不少的女性成员还受到侵犯。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除了零星几处地方还在战斗外,整座艾司尼亚已经落入尤那亚的控制,街市上成群结队的士兵开始在打扫战场了。

    ※       ※       ※

    数千名退无可退的圣殿骑士团战士在神殿前面宽阔的大广场上列阵,在他们的周围,是重重的鹰扬军团士兵。不过,鹰扬军团的将士没有马上发动攻势,毕竟对方所守卫的是法斯特的神殿,里面有着法斯特所有的守护神。

    “我要求和尤那亚殿下面谈!”

    一身华丽神官袍的神殿大司神走到圣殿骑士团的最前面,一双眼睛中射出威势慑人的视线,让他前面的鹰扬军团将士不敢直视。在他的身边,是法斯特帝国的大祭司亚伦,他的手中是象征着皇家权威的法杖。

    在神殿多年来的积威下,没有一个鹰扬军团的将士敢出头说话,甚至连鹰扬军团中的头号猛将博加德也不敢拦阻大司神和大祭祀的脚步。随着对方一步一步的逼近,他们的脚步慢慢往后退去。

    “让他们两个过来。”

    尤那亚的声音在后面沉沉的响起,让前面的鹰扬军团众将军暗暗松了一口气,君终于来了,到底应该如何和神殿交涉,这已经超过他们的职守范围。

    士兵的阵容向两边分开,露出了一条仅容两个人并肩而行的道路。尤那亚的临时帅帐便在道路的尽头耸立着。

    尤那亚是接到手下的报告后从无忧宫赶到这里的,他的心中虽然十分恼恨,但脸上却依旧没有丝毫的表情流露出来,只是阴沉的望着两个神官一步一步走来。

    两个守卫在帐门口的血衣队队员将帐门关上后,宽阔的帅帐里面只有尤那亚和两个神官。

    “你想和我说什么?”

    尤那亚冷冷地望着大司神,眼中的寒气让旁边的大祭司亚伦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神殿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让你的队伍退出去。”

    大司神将胸一挺,没有丝毫的退缩和畏惧,视线直接和尤那亚在空中相撞。

    “我们的每一次行动,都是按照神的旨意而行。”

    “神圣不可侵犯?神的旨意?”

    尤那亚的眼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