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午休的时候,照例是叶天龙练功的时间。自从和天剑老人一战之后,叶天龙对剑术的理解又更加深入了一层,从这个剑术绝顶的高手身上,他学到了不少的经验和技巧,往日里有些生涩的地方一下子豁然开朗。

    这种生死一线的搏斗和平日里自己人之间的练习有著天壤之别,刀山剑海中体会到的技巧才是真正实用的武技。

    可是今天坐在练功的房间里面,叶天龙却无法静下心来,更不用说是什么入定练气、参悟剑术了。只要他稍微一静下心来,脑海中马上会冒出各种各样的念头来。

    自从昨天晨月说那一番话后,叶天龙的脑海中就一直在为这件事翻腾不休。连早上的例行会议也是一付心不在焉的样子,幸好他的部下们早已习惯了自己帅奇怪的作风,见到他这个样子也没有引起丝毫的在意,除了几个新加入的将领在心中暗自奇怪之外,其他的人都若无其事地汇报、讨论,准备下一步的工作。

    “真是该死!”

    坐了老半天,叶天龙还是没有一点收获,他根本无法像往日那样的静心。他心里知道晨月的这个建议有多大的危险,但又偏偏具有令人难以抵挡的诱惑力。

    “真的会是天下第一人吗?”

    想起了晨月在早上起床之前,在他耳边的喃喃低语,叶天龙不禁苦笑了一声。到底什么是天下第一人呢?记得第一次见到晨月的时候,她也这样对他说过这个词语,而且还十分肯定地说这是远古的预言。

    既然无法静心练功,不如出去走走,放松一下心情。这样打定意之后,叶天龙开门走了出去。

    因为是午休的时间,整个指挥部所在的府院里静悄悄的,除了各处的卫兵外,基本上没有看到几个人。

    不知不觉中,叶天龙走到府院后面的练武场。看到场地的中央,一个身材高大的巨汉正在不断地挥舞手中的大剑。

    “修罗?”

    叶天龙一眼就认了出来。他走到修罗的身边,看到修罗正好使完最后一招,轻巧地将大剑收了起来,开始仔细地擦拭剑身。

    “你对这把大剑可真是爱护啊!”叶天龙坐到修罗的身边。

    “是啊!”修罗没有抬头,“剑对于剑士来说,就是他最信赖的朋友,何况血狼是我在师傅的指点下亲手打造的,它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

    “血狼?”叶天龙念了一次,“真是可怕的名字啊,让人一听就感觉到有一股杀气。”

    “再可怕也没有人心可怕啊!”修罗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望著远方,脸上掠过一丝怪异的神色。

    “你练得这么苦,到底是为什么?”叶天龙突然开口问修罗。

    从认识修罗的那一天开始,叶天龙就看到修罗只要没有事情就在那里练功,对武道的追求简直到了难以置信的地步。

    “因为我在追求武道的第一人。”

    修罗伸手擦去脸上的汗珠,认真地望著叶天龙。他身体的复力实在惊人,和天剑老人交手时所受到的伤势到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

    “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