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胜利啦!”

    天龙军团的大营中一片欢腾,原本以为会是一场艰苦卓绝的平乱战争,但没有想到仅仅过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整个战争局势就完全改变了,现在残余的叛军退缩到高阳州的一角,在庆计和左岛近两路大军的压制下,根本无法动弹。距离彻底失败只有一步之遥了。

    按照和夏赫事先的约定,叶天龙向退守谷城的夏风和夏云派出了劝降的使者,带著夏赫的亲笔信,争取能够说服他们放下武器,放弃负隅顽抗的念头,重新到法斯特的军队中来,叶天龙以全权代表的身份,向他们保证将既往不咎。

    同时,叶天龙也在著手整编响应夏赫的号召投向天龙军团的军队,以计无咎为首的参谋们忙得不可开交,随著兵力的扩充,人员的增加,相应的人事安排,骤然增加的粮草衣物等后勤需求,都需要他们进行妥善处理。

    两天之后,派出的使者来了,但却是被割去双耳,狼狈不堪地到叶天龙的面前。

    “他叶天龙算什么东西,想要叫我投降,那是白日做梦。”

    站在叶天龙的大帐中,头上包著厚厚纱布的使者向叶天龙原原本本地描述著敌人的答。

    “有本事就来谷城和我再较量一下,看我把他杀个片甲不留。”

    看到使者这样的情况,又听到对方这样的答,叶天龙早已怒火中烧,而大帐中的诸位将领也是怒气冲天。

    两国交战,也不斩来使,夏风他们这样做,不只是侮辱了使者,更是侮辱了叶天龙和他们的天龙军团。

    就在叶天龙正要下令发动最后的攻击时,天龙密谍的情报送到了他的案头。一看到这一份详细的报告,叶天龙不禁大吃一惊。

    谷城的情势在两天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法斯特的二太子文冶达突然间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宣布全部接管了军队的事务,也就是说,现在在谷城,真正的事人是文冶达和他的亲信人马,而不再是夏风和夏云两兄了。

    更为惊人的消息却是来自帝都艾司尼亚,左宰吉里曼斯趁三太子尤那亚不备之际,说动了北督贾拉德,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叛乱,双方人马在艾司尼亚经过一夜的激战,吉里曼斯的势力完全控制了帝都艾司尼亚。

    尤那亚和海鹰扬都是身负重伤,在手下的将士拚命掩护下才逃出了帝都艾司尼亚,而艾司尼亚城中属于尤那亚一派的大臣在随后的大屠杀中被连根拔除,甚至那些被怀疑和尤那亚有联系的人士也全部被满门抄斩。根据初步的估计,被杀的人有一万多名。

    一想到还留在帝都艾司尼亚的于凤舞和柳琴儿等人,以及东督府的将领,叶天龙的脑袋不禁嗡的一声,陷入一片混乱之中。他心急火燎地翻著报告,想找到有关这方面的文字。

    “东督府参军石义信等人被软禁,但在吉里曼斯发动叛乱的前一刻,于凤舞等诸位夫人突然离开了东督府,原因以及下落不明,有待于进一步查明具报。”

    看到这一段文字,叶天龙暗暗松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是于凤舞她们落到吉里曼斯的手中,那样的话,对他来说,将是致命的打击。

    现在他最害怕的事情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